返回

庙中求子被僧人C燕氏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九章
    第二天晚上离岛上刮起了大风, 吹掉了生态酒店第一期建筑工地上的一小块人工顶棚, 没有人员伤亡, 但是建筑工地的负责人同和安仍然用了一整个晚上重新检查了所有施工场地以及建筑仓库的安全。

    第三天, 仍然是跟着出海铺设管道, 前期的海底环境都已经摸清楚了, 他估摸着只要再跟两天, 出海采水管道这块,就可以走上正轨了。

    他那天出海连手机都没带,准时准点响起来的提醒他吃饭睡觉健身的闹钟, 会让他想到贝芷意,还有四天,他觉得他需要忍一忍, 把这些杂乱的事情都处理妥当了, 等贝芷意来的时候,他起码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狼狈。

    按照贝芷意以前的说法, 他现在眼睛里的血丝已经到了吓人的程度了。

    他在甲板上休息的时候拿着卫星电话苦笑。

    他的梦想太艰难了, 这三天, 他过得实在是心虚。

    回离岛的时候接近黄昏, 他下午给贝芷意打了三个电话, 贝芷意只接了一个, 语气很正常,只是说之前退掉出租屋的时候还有一份协议没有取消,她一整个下午都在忙着取消协议。

    中国的租房政策他不懂, 所以他只能再三和贝芷意确认是不是真的没有问题了, 他自己都觉得他的语言有些苍白无力。

    他觉得自己之前的计划有些理想化了,结婚之后,他可能不见得能放心让贝芷意经常回魔都生活,耳鬓厮磨了一周,他已经不想再让她一个人了。

    他也不想再让自己一个人了。

    他一个人在黄昏回离岛的甲板上拿着白纸写写画画,生态酒店项目的计划表很详细也很完整,一年的基础建设一年的整体建设,贝芷意如果在这两年内怀孕,他无论如何也腾不出十个月的时间陪她。

    这个地方的医疗落后,贝芷意一旦怀孕,他就不会让她在这里待着。

    可要让他放着大肚子的贝芷意一个人在中国,哪怕知道她父母都在,他也仍然全身都不舒服。

    和安嘴里叼着铅笔拧着眉。

    再过两年生孩子。

    三年后他在生态酒店这块倒是真的有时间了,但是志愿者基地不能长时间没有负责人。

    快艇快要靠岸,驾驶舱里的阿布又开始唱歌,和安显得有点烦躁。

    考虑这些家庭问题,可以让他不那么疲乏,但是这些事情,却一直在提醒他,贝芷意嫁给他得要有多大的牺牲。

    贝芷意不是傻白甜,她是知道这一切之后仍然同意和他结婚的。

    他烦躁的有些想要嚼烟草,只能从随身的包里找出一颗大白兔奶糖塞进嘴里。

    他今晚上还是晚点睡吧,嚼着奶糖的和安想。

    他们临时的新房还没有完全打扫干净,他还想在房间周围种一圈驱虫的花草。

    奶糖的甜味让他稍稍安静了一点,把手里乱涂乱画的白纸揉成一团塞进包里,快艇刚刚停稳就先下了船。

    “晚上的聚餐我就不去了,基地里还有些工作。”和安同管道铺设的负责人寒暄,眼角瞟到大山一样的阿盖站的远远地冲他挥手。

    和安拧了拧眉,和那位负责人随意的挥了挥手,扛着自己的大包和装备大步走向阿盖。

    阿盖这个人,很黑。

    大老远的走过来只看到他挥舞着自己的大胳膊,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和安根本分别不出阿盖咧着大白牙的样子到底是在笑还是在叫。

    和安有些恍惚。

    这条路在第一次见贝芷意的时候,他也走过,那时候,他的心情也并不好。

    一样的黄昏,只是今天的云层太厚,夕阳没有那天那么璀璨。

    还有四天,他习惯性地倒计时,想着回到基地后要给她再打个电话问问出租屋的事情,他的脚步迈得更大,所以远远地,看到贝芷意上次蹲着的地方,蹲着一个女人。

    他愣住。

    一旁的阿盖还是咧着大白牙,这次他发现,阿盖应该是在笑。

    “miss贝说,她没带入岛费。”阿盖笑嘻嘻的用泰文,黝黑的一张脸挤眉弄眼。

    “mrs wilson。”和安教他改口,“她快和我结婚了。”

    阿盖又笑,接过和安丢给他的潜水装备和包,先一步进了码头售票处。

    和安快走了两步,在贝芷意面前站定。

    她这次更离谱,直接穿着在魔都上班的套装,脚上居然还是一双中跟皮鞋,肩上背了个上班用的通勤包。

    她仰着头看他,笑嘻嘻的。

    “什么时候到的?”和安跟着蹲下,手指弹了下贝芷意的额头,他记得离岛今天应该没有轮船班次。

    “一个小时前。”贝芷意炫耀,“我先到了丽贝,然后租了艘快艇。”

    她特别有出息,只是又一次忘记换美金。

    阿盖虽然挥着手放她进岛,但是她突然就想在原地等和安,一路奔波,她也不过就是想要提前几天看到他而已。

    “出租协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