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庙中求子被僧人C燕氏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9.第九章
    百度搜索  下一座岛屿  天涯    下一座岛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事实证明,美国人和安非常了解热带雨林,贝芷意住进去的那间房间,确实有一个蛇洞。

    而且那条盘在抽屉里的蛇,是一条母蛇,怀了孕的母蛇。

    “大概是去Miss贝房间乘凉的。”维克多一手捉着灰鼠蛇一手拽着依坦的胳膊——依坦胳膊另一边,有个鬼哭狼嚎的小樱。

    “你不是说你暑假作业要拍照么!”依坦被吵得耳膜疼。

    “你不能帮我拍么!”小樱恨不得把鼻涕糊他脸上,说好的绅士风度呢!简直愧为欧美人!

    ……

    “那个……”躲得很远的贝芷意悄悄地靠近和安,开了口之后耳根就开始微微发红。

    和安转头看她,为了听清她说的话  ,身体微微倾斜。

    “那个……蛇妈妈……”贝芷意很艰难的给蛇取了个没那么恐怖的    名字,“在我房间多久了  。”

    她冷静下来之后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一个只要想起来就汗毛直立恨不得一死了之的问题——她这半个月来,晚上关了灯之后,这条蛇是不是一直睡在她旁边……

    而且这还不仅仅只是一条蛇,它还是一条拖家带口的蛇!

    “……”和安看了贝芷意一眼。

    她晚饭吃得很少  ,因为惊吓过度脸色一直有些发白。

    原来她沉默了半天,是因为想到了这个问题。

    “今天白天进去的。”和安睁着眼睛说瞎话,“我早上出海之前在后院看到过这条蛇  。”

    说的坚定无比,不容置疑  。

    贝芷意盯着和安灰绿色的眼睛,半晌,才很轻很轻的吁了口气。

    “谢谢。”一直到这一刻,她才彻底放松下来,觉得自己的腿都有些软。

    “不客气。”和安直起身子,走了两步到维克多手里拿走那条蛇,径直走出大厅  ,远远的丢到了后山  。

    “我还没有拍照!”小樱一边哭一边嚎。

    “那我再去捡回来  ?”和安很好心的建议。

    “……不要!”小樱气死了,跺跺脚回了房间,房门呯得一声。

    “找时间帮她找条蛇拍张照吧。”和安低声叮嘱依坦,“她是真的怕。”

    逗小樱逗得很开心的依坦嘿嘿直笑,点了点头。

    贝芷意歪着头站在角落里看着他们,嘴角上扬,她觉得,温暖。

    因为和安丢掉了那条让她不寒而栗的蛇;因为和安打开了她房间所有的抽屉  ,撒上了驱虫药  ,堵上了那个可怕的蛇洞  ;还因为,他修好了之前被他一脚踹开的门。

    和他灰绿色冷色系的眼眸还有冷厉严肃的五官不同,他一直很温暖  。

    只做不说的那种温暖。

    很久很久以前,贝芷意以为的,男人都应该有的那种承担和温暖。

    ***

    那天晚上,和安的心情很好。

    贝芷意终于听到了和安传说中的吉他,七十年代的老歌,Take    ho,untry  roads,他没有唱,只是弹着吉他,基地里的其他人就都不由自主的哼唱了起来。

    大厅很大,所有人都在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摇头晃脑的哼着歌,英语语调各异。

    贝芷意开着电脑在用电脑端的微|信给父母发平安短信。

    她在出国的时候承诺每隔两天就会给他们报一次平安,基地拨号上网的速度很慢,打开微|信因为上面未读消息过多,整个微|信死机了很久才活过来。

    那都是她现实生活里的消息。

    有她前上司半夜出差在朋友圈发的心灵鸡汤,有她各种连名字都不太记得的同学给她发的结婚请帖,还有她妈妈发的一大段一大段的话。

    都是催她结婚的。

    让她放低条件,不要一天到晚不切实际;说她性格软绵容易被人拿捏,所以一定要找个有车有房的,结婚前无论如何都要写上她的名字;跟她计算结婚嫁妆生孩子需要用到的钱,顺便威胁她高龄产妇以后吃苦的都是她自己。

    她妈妈是语文老师,一大段一大段的引经据典,贝芷意抿着嘴一个字一个字的读完,和安那首歌正好弹到高潮。

    在基地里其他人引吭高歌的时候,和安终于开口,那一句“带我回家,带我落叶归根”,被他低吟浅唱,很快就被淹没在其他人的嗓音里  。

    贝芷意看着电脑屏幕的眼眶慢慢的红了。

    “妈妈。”她慢慢的敲击键盘,“等我回去以后,我会再去相亲的。”

    会认认真真的每个礼拜都化上精致的妆容,踩着高跟鞋参加每一场的相亲会。

    会重新整理好简历,找一个新的公司,重新开始她朝九晚九两点一线的生活  。

    她敲击的很郑重,一个字一个字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