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们是兄弟》作者:纯银耳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章
    陶军冷冷地招呼了一声,众人这才散开,将陈默团团围住。

    陈默试探着动了动意念,阿瑞斯机器人刚有所反应,他就觉得眼前天旋地转,这才知道自己的身体能够坚持到现在还没有罢工,已经算是天大的福气了。

    才1分42秒,什么时候老子要能坚持整整三分钟该多好!

    陈默在心里狂骂莫老头设计的东西狗屁不如,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一起上吧,一个个的太麻烦了,我没时间陪你们玩。”他伸了个懒腰,踢了踢躺在地上的野猪男,“这家伙块头是大,可不怎么经打啊,你们应该能比他强点吧?”

    混混们的脚步略显迟疑,陶军沉着脸四下扫一眼,凶相毕露,“怕什么,都是一个脑袋两条胳膊,一刀上去照样趴下!”

    “喂,你醒了没?不是在装死吧?”陈默干脆连看都不看他们了,弯下腰仔细瞅着野猪男,忽然猛力一脚跺在了对方胳膊上,“我让你再装?!”

    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嚎顿时拔了起来,野猪男抱着被跺折的胳膊,硬生生地痛醒,再接着晕去。

    “妈的!这也太不经折腾了。”陈默嘿嘿低笑,舔了舔嘴唇,眯起眼扫视四周。

    众混混顿时又是一个收缰马,这回连陶军都有点变了脸色。

    “你们这帮废物,问我又是要饭钱,又是要香烟钱,前前后后花了几千,怎么现在连打都不敢打了?上啊,怎么不上?”良久之后,梁民歇斯底里地大喊起来。

    “才给了几千啊,一会儿够医药费不?”陈默大笑,往前踏了一步。

    包围圈顿时变得松散了些,面对着他的几个混混都在后退,陶军却咬了咬牙,举刀冲了上来。他没有告诉同伙陈默身上有古怪,就是怕出现这样的状况,现在却等于让自己没了退路。

    警笛声从远方响起,陶军的脚步随即僵在原地。混混当中不少人带了管制刀具,又都是常去派出所报到的老面孔,不免慌乱起来。

    “怕什么!小五带着刀先走!”陶军吼了声。

    一名混混很快脱下上衣,包了刀子跑了。警车开到后,下来的两名警察见到如此场景也不禁愣了愣,赶紧呼叫起救护车。

    冲突双方各执一词,都说自己这边挨了打。而报亭老太在被警察问起事发情形时,却瘪着嘴一口咬定,陈默才是唯一的受害者,“哎呀,那娃娃可怜啊,被打得要死啊,被那么大的砖头砸在脑壳上都没还手!你们也真是的,怎么到现在才来?打人的这帮娃娃真是坏冒了水哦,一个个的装死,我看在眼里明明白白的!”

    警察听得满腹疑惑,要说装死能装到胳膊都折了,这也对自己太狠了点吧?

    早已停在路旁的一辆普桑,在这时打开了车门。下来的清瘦男子穿着一身洗到发白的保安制服,步伐不急不缓,向这边径直走来。

    “方叔叔!”梁民惊喜地喊了声。

    清瘦男子微微点头,却不看他,从口袋里摸出名片夹,给两名警察一人递了一张。陈默眼尖,看到名片上只有简简单单五个字——“湛阳方铁衣”。

    正文第十九章占山虎

    湛阳是个人口不过数千的小镇,在整个蜀东省的名气却极大。

    早在八十年代初期,就有一句俗语流传了大半个共和国——火车好坐,湛阳难过。小镇彪悍的民风跟家家习武有着脱不开的关系,这里是国术“崩山掌”的发源地,当年镇上一名姓方的武师,就曾做过某位开国将领的警卫员。

    方铁衣正是他的后人。

    对于梁民这段时间的异常表现,梁龙江早已留上了心,便吩咐方铁衣暗中跟着。今天早在梁民挨打的时候,方铁衣就已经到了场,只不过却没有下车制止。

    两名警察接了他的名片,年轻稍轻一点的还没看明白怎么回事,就被年长的强行拖着走了,直到上车仍莫名其妙。

    “人家是出来办事的,我们回避一下。”老警察皮笑肉不笑地说。

    小警察瞪着车窗外发愣,想不通这个下岗工人般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回避”又是个什么意思。

    “慢慢学吧,以后你就知道了。”老警察轻叹一声,打着火,开着车掉头而去。

    一帮小混混也同样满脸茫然地打量着这个40多岁的男人,后者却仿佛他们都是空气,只淡淡地扫了陈默一眼,冲他点了点头,“小兄弟贵姓?”

    “姓陈。”陈默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满不在乎的神情已经彻底改变。

    湛阳人的名头他是知道的,所有跑乡下的草台班子都以请到了湛阳师傅为荣,因为他们一拳一脚都是硬功夫。陈默家住在延城东郊煤矿,他记得父亲还下井的时候,曾背自己看过一次草台班子表演。那时候还没有陈静,陈默穿着开裆裤站在灯光昏黄的煤矿食堂里,看着两个男人在无数烟枪喷出的青雾中打来打去,动作快得看不清。后来其中一

    个也不知是有意无意,闷声挥出一掌,将矿工手里的啤酒瓶削成了两截。瓶子里当时还有酒,整整齐齐落地的半个瓶身、满地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