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们是兄弟》作者:纯银耳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章
    陈默愁眉苦脸。

    死单是行话,指无法完成投递的货物。陈默手上的纸盒跟了他一个多月了,按照填的“东书房路73号”送过去,压根就没有“曹冰蝉”这个人,联系电话也是空号。而寄件方那边的地址就只留了所在的城镇,连人名都没写,更别说是电话了。

    两边都联系不上,陈默只得将快递盒带在身边,每次送货到东书房路附近,总会顺便打听曹冰蝉的下落。为此费了不少周折,却终究还是没能找到对方。

    “里面装着啥?”老王笑嘻嘻地问。

    陈默拿出破烂的纸盒,一副手套自己滑了出来,又大又厚,像是煤矿工人戴的那种。老王漫不经心地瞥了眼,抬起刚扣完脚的那只手,放在鼻前嗅了嗅,发出一声惬意的叹息,“小陈啊,这包装都烂了,我看还是报档遗失得了,省的再吃力不讨好。”

    “东西明明还在啊,怎么能算是遗失呢?”陈默愕然说。

    “你们年轻人做事,就是一根筋到底,也不知道脑子多转几个弯!”老王摇了摇头,“这么长时间下来,也没谁打电话来问这个单子啊!一副破手套而已,又没保价!我看人家寄东西的都不当个事,你瞎起什么劲?听王叔一句话,报失就对了,一了百了,省的我每天都得记上一笔,麻烦的要死。”

    “这样不太好吧?”陈默总觉得有点做不出来。

    老王翻出皱巴巴的公司规章制度,丢到他面前,“我干这行干了十多年,不比你清楚?你自己看看嘛,死单没法投,没法退,公司也不能一辈子帮着保管啊!有些东西明面上不能写出来,你看下内部罚款的价位就知道了——凡是没保价的死单,遗失一笔罚二十块,是这么写的吧?今天我好事做到底,帮你出十块,你自己掏十块,连东西带盒子一起拿走,现在外面买副手套也差不多这个价钱吧?”

    “我买副棉的才两块钱!”陈默瞪起了眼。

    “那你到底干不干啊?做事这么钻牛角尖,以后我怎么让人多派活给你?”老王恼火不已,他是公司小老板的姑父,说这句话倒是颇有底气。

    陈默想了想,只得自认倒霉,离开的时候带走了那副手套。老王哼着小调,撕了刚写好的报失单,然后将陈默留下的十元钱揣进了自己口袋。

    他干这行干了十多年,有些地方确实是要比陈默清楚得多。

    跟往常一样,206寝室灯火通明。几个懒家伙都没去晚自习,见陈默活脱脱成了只泥猴,吓得都扔了手里的牌,围上来问东问西。

    “被摩的撞了下,没事的。”陈默苦笑。

    所幸陈默头上就鼓了个大包,没开口子。众人倒热水的倒热水,拿毛巾的拿毛巾。绰号“胖子”的王伟从柜子里摸出瓶正红花油,倒了点在掌心中搓热,摆出武林高手的姿势呼喝运气。

    “我看见了……看见了……”王伟半闭双眼,在陈默头上揉搓片刻,猛然间似有所悟,“那不是摩的,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暗器!”

    随着嘘声,“暗器”从四面八方砸向了他,都是拖鞋。

    王胖子自从重温了港片《东成西就》,就一直有点走火入魔。他上次在食堂打饭,手里端着饭缸玩“大海无量”,结果把一个荷包蛋甩到政教处主任的秃头上。政教处主任姓罗,人称“罗阎王”,顶着还热乎的荷包蛋当场就要发飙,看到闯祸的是王伟,这才艰难无比地压下了火气。王伟他爹是延城医院的外科大夫,前几年罗阎王的老婆生孩子住院,老王没少帮忙。

    王伟柜子里红花油、云南白药、碘酒什么的向来不缺,用他爹的话来说,这叫有备无患。寝室里六个人,都是精力最旺盛的年纪,平时擦着碰着不算少。王伟自己却向来惜命,连走路都四平八稳,反而一次没用上。

    “好了胖子,别揉了,跟我有仇还是怎么?”陈默推开王伟,换了衣服靠在床上,这时候才知道身骨头都在痛。

    “叫你别送快递了,还不听。两块钱一单,费这么大劲,值得吗?”王伟笑嘻嘻地说。

    “陈默还要供妹妹念书,哪像你,靠着娘老子就什么都不愁了。”隔壁床上的小四眼马上喷了他一句。

    “胖子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

    “他哪里有腰?”

    “哈哈,是没腰,光有个腐败的肚子。”

    几人当中数王伟家境最好,平时没少被重点“照顾”。这会儿被群起而攻之,他也毫不动气,望着小四眼露出一脸贼笑,“小伙子发育的不错啊,让我检查检查你的胸肌?”

    “去你奶奶的,又来了!”众人一顿笑骂。

    王伟没再去打牌,而是坐到陈默床上帮他包扎擦破的双手,压低了声音,“说真的,别干了!快递能挣多少?大不了我去求我老子,让他在医院里给你找个兼职干干。”

    “不用,快递多自由,我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份活。”陈默摇了摇头,不想欠他人情。

    “啥时改变了主意,啥时找我。”王伟又叮嘱了一句。

    这胖子表面上谁都能捏上两把,实际却颇有心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