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孽徒放开本尊地仙大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二心
    令人震撼的天象,持续了足足十几秒。

    之后,一波璀璨的光束,自银色星体中央爆发,贯穿地星。

    大地,被轰开了。

    好似电影之中的特效一般。

    所有人都感觉到自身的精神迅速拔升,脱离地球,来到一片寂静的太空之中。

    不远处,就是一个熟悉的,带着蓝色和土黄色的星球。

    他们以一种超然的角度,从地星之外的视野,看到那束瑰丽的银光。

    地星,自中央被光束贯穿。

    幽蓝色的地星,在光海之中,缓缓分离出虚幻缥缈的影子,顺着银光飘向光源。

    隐隐约约,可以看出那是一个小一号的地球,只是通体黝黑,略显透明,散发着大量不详而令人厌恶的紫黑色气体。

    在银光之中,黑气不断溃散、被消灭,最终化作一个拳头大小的灰色气团核心,顺着银色光束,没入那光源之中。

    银光稍稍敛去,隐约能判断出,好似是扁平透明的银色纸张。

    在无数人的旁观下,这一夜“银纸”覆盖了上去,包裹了灰色的气团核心。

    下一瞬,所有人精神一顿,然后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感受到自己在下沉、下沉。

    精神回到了身体里,再看天上,又是银光璀璨,一个虚幻的星体,比太阳小一圈,遥遥挂在天空。

    天上多了一个银色的月亮!

    没等所有人从震惊之中恢复过来,那轮银月,开始了第三轮光耀。

    银光穿透墙壁、天花板、防盗门,自人体之中透过,一触即收。

    所有人却都感觉心中一空,怅然若失,好似失去了什么。

    华夏境内,一处山间道观里,几个盘膝而坐的道士,心中大骇。

    各自内视识海,发现元神萎靡不振。

    “这是什么手段?竟然窃走了我一丝元神?”

    方才那缕天象异变,他们也被惊动,本已经躲入观中,开启禁止。

    却不曾想那光芒无视了所有防护,穿透身体,悄无声息地取走了他们各自一缕元神,却偏偏分毫不伤。

    这等手段,神乎其技,完全超出了这几名苍梧界道人的常识。

    上首一名道人,面色难看,缓缓说道:

    “各位师兄弟,我方才被那道银光取走了一丝元神,祖师在我身上留下的金符却未曾触动。”

    “师门的手段,可能已经失效了。”

    几人面面相觑。

    他们这些被派入异域潜伏的暗间,本身都有自家祖师所种符箓。

    一是为防泄密,二是在事败时保下元神,破空回返苍梧界。

    即便什么都不做,只要冒风险传回去一点消息,也算功劳。

    若非有这等好处和手段,这些道人哪个愿意来这灵机匮乏的荒漠?

    除了那个自愿请缨的明阳子之外,别的被打发过来的,要么是寿数将近,要么是资质不足,想借着这个好机会捞点功勋,回师门引渡,来世重入道途,能有个好些的起点。

    他们这潜入的一二十年间,将整个地星的地理、人文、风俗,都用留影石等法器记录,陆陆续续传回了各家道脉。

    算来,已经积累了不少零散的功勋。

    其中有几位,已经濒临大限,就指望着祖师符召接引元神,回返本域。

    可现在居然告诉他们,祖师符召不起作用了?

    简直是晴天霹雳!

    他们可都没有自行打开界门的本事,在这个灵机匮乏的异域,也不可能有足够的宝材,供应他们修筑界关。

    除非他们能自家横渡虚空,闯过世界胎膜,渡过虚空元气海洋,再游回去·······

    能做到这点,他们早就证了太乙道君,先天神躯,哪还会在这里?

    这打入元神之上的符召,既是一种随时可能灭口的禁制,也是联系他们这些身处异乡的人,与家乡的最后一点联系。

    现在,这点联系居然断了。

    顿时,心中好像缺失了一块。

    加上元神的萎靡,两者作用之下,几位道人都有些心绪不宁。

    那种,好似小船断了绳索,在江湖之中随波逐流一般的感觉,涌上心头。

    漂泊在外,孤单无依,那种无数可说的孤独、寂寞,狠狠地抓住了他们的心脏。

    惶恐、不安、孤独,被遗弃感········

    凄凄凉凉,好不凄惨。

    为首的道人,面色悲苦,惨笑着:

    “此事事关重大,对方原本可以悄无声息地坐下此事,却故意做出这般大动静,想必还有后续。”

    “我等都是被精挑细选出来,无有靠山,本身朋友也少,如今这符箓失效,本域那边······那边还不知是个什么反应呢!”

    说到这里,鼻子一酸,热泪夺眶而出。

    本域会怎么反应?

    自然是当他们变节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