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师父是全派的炉鼎海棠简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部:可得电脑最机窑资料
    一切事情,虽然由偶然发生,但是发展到现在,己然现出极其严重的本质,他们却这样不知轻重!生了一会气,只好原谅他们不懂事情真正的性质。

    我放下电话,曾原和几个警员正在交谈,脸色凝重,看到我已通话完毕,走了过来:“发生了严重的交通意外,阿加酋长在赴机场途中,整个人被抛出车外,落地后估计立刻死亡。”

    我一听得他这样说,耳际不禁响起了“轰”地一声响,刚才温宝裕所说的话,听来然莫名其妙,但现在再一想,却明白之极!

    那个自半空中落下来,几乎没把温宝裕压死的“胖子”,就是酋长!

    车祸发生时,他们在现场!

    详细情形如何,我一无所知,但我至少立时感到,阿加首长的‘车祸’,绝不是意外!

    不是意外,那就是谋杀。

    阿加酋长大有致死之道,但在如今这样的情形之下被谋杀,我自然立即想到了“主宰会”!

    一想酋长起了“主宰会”,我就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战。

    阿加酋长不能说是没有势力的人,但是被谋杀了。

    我不由自主摇着头,曾原望着我,想我告诉他一些什么,我一句话也不说,走向军车,吩咐到机场,我要尽快赶回去,问问温宝裕,究竟当时的情形如何,他们向何以会恰好就在现场!

    我和温宝裕他们,起飞的地点不同,目的地一致,他们可能比我早下机,但是在海关处,我已经见到了他们。良辰美景仍然是一身鲜红色的打扮,极其惹人注目,有几个背着背囊的西方青年,正在兜搭她们讲话,她们两人翻着眼,一副爱理不理的神气,温宝裕则在一旁,摩拳擦掌,怒目横向,一副准备随时护花的模样。

    我看得暗暗好笑,来到温宝裕的背后,陡然在他肩上拍了一下,然后迅速转身,背对着他。他当然是立时转过身来的,可是一时之间,却也难以从背影上认出我是什么人来。

    反倒是良辰美景,两人反应快绝,身影一闪,已闪到了我的身前,发出了一下欢呼声,一边一个,把我抱住,引得那几个西方青年,大吹口哨。

    温宝裕也在我背后,发出了一下怪叫声,我们四个人,没大没小,吵吵闹闹,出了海关,我总觉得他们三个人的神情,很有点鬼头鬼脑,一直到上了车,温宝裕才向我眨着眼。闪缩着,伸出手,摊开手掌来,我一看之下,不禁怔呆。

    他手掌上所托的,竟然就是那只考究的小盒子!

    这确然令我莫名其妙,小盒子连玻璃,我已经还给了酋长,而酋长又死于车祸,那么,这小盒子,怎么会又到了温宝裕的手中?

    我一面疑惑,一面问:“玻璃在盒子里?”

    温宝裕眨着眼,点头:“在。”

    我在那时,想起我和白素,第一次见到那小盒子和玻璃时,白素就曾有预感,感到那东西可能带来不祥,曾劝温宝裕丢掉它。那时,我们之中,根本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有什么作用。

    而如今,我已知道那玻璃的作用是什么,当我把它还给酋长的时候,我有心情轻松的感觉,因为它关系着世界上一个最神秘莫测、最有权势、最可怕阴森的组织,我根本料到会再见到它!

    也正因为如此,这时,它赫然又出现在我眼前时,我心头也感到格外震惊。

    而温宝裕却显然一点也不知道它的可怕,还笑嘻嘻地望着我。温宝裕的神态,使人联想到一个捧着一大瓶硝化甘油在跳霹雳舞的人——随时都可能粉身碎骨,可是他自己却一点也不知道危险。

    我缓缓吸了一口气,想责斥他几句,可是又明知于事无补,想告诉他这东西的来历用途只怕他天不怕地不怕,更加兴致勃勃,想警告他这东西的危险性,那自然更激发起他们探险的兴趣!

    所以,我只是叹了一声,作了一个手势:“从头说起,谁要是乱扯,我就不再听!”

    良辰美景道:“我们有一个朋友——”

    温宝裕咕哝了一声:“那家伙长得像一青蛙,嗯,学问见识倒是不错。”

    “长得象青蛙,学问见识不错”的,是一个年轻人,是良辰美景在瑞士求学时的一个同学,典型的欧洲人,他是一个真正的电脑天才——那一类的年轻人,和如今的电脑时代,完如鱼得水,多种类型的电脑,都操纵自如。在美国,有几个这样的电脑天才,甚至利用了普通的家庭电脑,解破了密码,使得国防部的机密电脑资料,出现在他们个人电脑的终端荧光屏上!

    何尔度假,经过此地,良辰美景接待他,正好是我到槟城去之前一天的事。

    在陈长青的大屋子中,何尔对温宝裕这个神秘的东方少年,能够拥有那样的巨宅,羡慕不已。温宝裕也拥有极完善的个人电脑设备,何尔便发挥他的专长,指点温室裕一二。

    温宝裕倒是听得津津有味——这小子,对什么都有兴趣,但胡说和良辰美景,不免觉得枯燥,正想何尔转变一下话题时,何尔说出了一番话来,令他们大感兴趣!

    何尔还是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