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牛奶榨汁机po欢田喜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谁不识抬举
    一家有女百家求,成否原来不自由。有约但知鱼水意,绿窗原本胜红楼。

    嘿嘿,这个是琴律给小无写的,看起来似乎太婉约,跟小无的乡土种田文不是很合拍,不过意思很符合文文后期的走向,所以小无很是喜欢,发出来大家一起看!

    ***=======》《=====***分割线***=====》《=======***

    屋里的人都走利索之后,梅子帮着杨氏割韭黄,很是纳闷地问:“娘,你说爹今个儿是不是有点儿奇怪?”

    杨氏的心思还都搁在分家的事儿上,心不在焉地说:“你爹就那个驴样儿,有啥奇怪。”

    “若是依着爹的脾气,家里有人提分家,还是大节下的,老早就拎着拐杖抽过去了,今个儿咋瞧着那么不上心似的?”

    “……”杨氏闻言略一寻思,似乎还真是的,这倔老头子难道转性儿了?不可能,他那脾气进棺材都改不了。她心里转着念头,手上却半分没停着,把韭黄都择干净整齐地码放在一旁,对梅子道:“人越老越怪,若是当真能改了那臭脾气,到还是好事儿了,许是前阵子耍牌摔伤了腿,自个儿觉得心虚罢了。

    午饭过后,张屠夫就带着家伙什儿过来,同来的还有张娘子和家里三个半大的小子,张娘子一进院儿就笑着道:“祝家婶子,我和孩子跟着他爹蹭饭来了。”

    “张娘子这说得可是见外的话,平时请都请不来的,赶紧进屋来坐。”杨氏从屋里迎出来,“老四,出去帮你张大哥收拾猪。”

    张娘子拉着杨氏的手进屋道:“祝婶子,你家荷花在屋不?”

    “咋,荷花惹事儿了?”杨氏见她一进屋就找荷花,虽说自己觉得荷花不是出去淘气的孩子,但还是条件反射地问了一句。

    “哪儿能,你家荷花恁乖巧的咋会惹事,我自个儿连着生了三个小子,都快被闹死了,上回见着荷花就喜欢得不行,正好这会儿我当家的说给你家收拾猪,我就寻思也领着孩子过来玩玩,我家搬来村里不久,也没什么亲近的人,咱们以后要多走动才是。”张娘子满脸堆笑地说。

    “那是自然,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杨氏把她们母子四人让到屋里炕上,打发梅子去叫方氏领着荷花过来,又对张娘子道,“上回你来看我家荷花,还送了东西,正不知道怎么谢你呢,如今年前正是各家都杀猪的时候,我也算是去请的晚了,结果你家也是一口应下,还这么老早地就过来,今个儿就算你不说也得留下吃饭,得好生谢谢你才是。”

    正说话的时候,方氏跟荷花掀开帘子进门,方氏在后面轻推了荷花一下道:“张娘子来了,荷花赶紧叫人。”

    “张婶子好。”荷花笑着上前道谢,“多谢张婶子给我娘送的猪蹄儿,娘说吃了管用呢!”

    “你家荷花真是招人疼,又懂事说话又大方,比我家几个小子都有出息。”张娘子伸手把荷花拉到自己身旁夸道,“荷花上回不也送鱼过来了,那猪蹄儿就算是荷花孝顺你娘的。”

    “……”荷花闻言心叫不好,上回去钓鱼本想回家先备案的,结果看见祝永鑫回来,一高兴就给忘到脑后去了,这会儿就被张娘子给说穿。

    “鱼?什么鱼?”方氏满脸疑惑地望向女儿。

    “那个……”荷花忙解释道,“那是跟锦棠哥学的,爹回来那天我跟着锦棠哥去河边钓鱼来着,锦棠哥说他只是贪玩,那些鱼都不要了,我寻思着张婶子来看我,还送猪蹄给娘,就把鱼拿去送给张婶子了。”

    听说是齐锦棠领着,方氏稍稍安心了些,但还是觉得有些不妥,刚想再细问,就听荷花道:“娘,我得去给锦棠哥送腊八粥。”

    “嗯,是该送去。”方氏点头道,“齐公子上回送你回来,还带你去玩儿,该谢谢人家才是。”

    她说罢用个小提罐装了粥,又搁了佐料,递给荷花之后又有些不放心地说:“你自个儿去行吗?回家找茉莉陪你去吧。”

    张娘子忙把自家三个小子扯出来道:“这不是现成的人,这几个小子皮实着呢,有他们陪着,肯定不会有人欺负荷花的。”

    荷花进屋之后是看到有几个小子在张娘子身后,但见他们一直没露头,还以为是到旁人家做客不好意思,这会儿定睛一看,竟然就是之前要抢自己酒坛子,又把自己推倒的那几个,小眉毛登时立了起来。

    瞧着年纪最大的那个稍微有心眼儿一些,见荷花面色不对,立刻一手拎起提罐,另一只手拉住荷花道:“走,我陪你去送腊八粥。”

    另外两个小的也回过神来,连推带拉地把荷花弄到外面,身后还传来张娘子的嘱咐:“你们好生照顾荷花,可不许犯浑。”

    一出院门,荷花就低声不悦地说:“撒手!”说罢甩开他们几个的手道,“不就是怕我告状嘛,本姑娘没那个习惯,提罐拿来,用不着你们陪我去。”

    荷花从张家老大手里夺过提罐,自

    个儿朝齐锦棠家走去,那三个面面相觑,最后老大摸摸鼻子跟在荷花身后,另外两个也只好不太情愿地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