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牛奶榨汁机po欢田喜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钓鱼【四百加更】
    父女俩说说笑笑地回到家,茉莉跟荷花一起裁纸,祝永鑫倒了少许面粉在锅里熬浆子。

    高丽纸以棉、茧为主要原料做成的,十分的坚韧结识,虽然价钱不菲,但是能撑过一冬,比起来还是较为划算,祝永鑫走前与杨氏打了招呼,连杨氏那边的也一道买了出来,说一会儿家里糊好了就去给杨氏糊窗户。

    所以杨氏把荷花家打扫干净之后,把窗框大致地擦拭了一遍,就又急忙地回自己屋里去打扫。

    北方糊窗户还有个奇怪的地方就是,都要糊在窗户外面,这样既保持了屋里的暖和,又不会使糊窗纸受热受潮脱落。

    在两个女儿的帮助下,祝永鑫很快就把自家的几扇窗户都糊了个严实,拎着浆子领着女儿过去帮杨氏糊窗户。

    梅子正好也在家帮着擦窗,见他来了忙招呼道:“二哥,先在屋里坐会儿,我马上就擦好了。”

    刘氏从自个儿屋里出来道:“呦,二哥买了糊窗纸啊?够不够给我家也糊上的?”

    不等祝永鑫说话,梅子就先刺儿道:“都是娘拿钱买的,你也占不到便宜,我三哥不想着买了帮娘糊窗户,连自个儿家的都得别人给糊啊?”

    刘氏的脸顿时一沉:“梅子,你这话说的,我不过就是跟二哥打个招呼,怎么招你这么多话。”

    “打招呼人人都会打,只不过都没你打得那么精明,你怎么不说二哥你搁着我帮娘糊窗户呢?”梅子丝毫不给她面子地说。

    杨氏出来道:“大早晨的都吵吵什么,也不嫌累得慌,梅子你进屋馇猪食去。”然后又摸出点儿钱递给刘氏道,“今个儿是老二说要糊窗户,我正好在就让他把我的捎带出来,就把你们的给忘了,要糊窗户你自个儿买去吧!”

    刘氏满脸不乐意,但是又想跟祝永鑫这边蹭浆糊用,就赶紧地跑去买了纸回来。她买的不是正宗的高丽纸,而是本地人仿着高丽纸做的一种,叫做棉茧纸,外表看起来差不多,但是质量却有很大的差距。

    杨氏和祝永鑫都瞧出来了,只不过谁都没吱声,荷花也只瞅了两眼就别开了头。只有茉莉毕竟只有九岁,虽然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但有些时候还是没有大人想的多,看见刘氏拿着那叠纸说是高丽纸,张嘴就道:“婶子,你让那杂货铺的老板娘骗了,这是棉茧纸,可不是高丽纸,赶紧拿回去跟她讨说法。”

    “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这怎么不是高丽纸。”刘氏斥道,拧身就把纸搁进自个儿屋里,拿着扫帚出来扫窗框上的浮土。

    茉莉摸摸鼻子,把求助的目光投向祝永鑫,希望得到支持,不过祝永鑫自然明白刘氏想要偷着扣钱的心思,见杨氏不管,梅子也不吭声,自个儿更不愿去说兄弟媳妇,所以就拍拍女儿的头说:“你婶子还能没你眼尖,连纸都分不清楚?”

    荷花蹲在一旁看着茉莉小脸儿上困惑的表情,忍不住在心里叹道,又一个敢于直言的孩子要被教坏了。

    方氏只在娘家住了三天就急忙地带着孩子回来了,饶是如此,刘氏还是嘟嘟囔囔的满是怨言,总觉得方氏借着坐月子少做了多少活,而那些个活儿又都压在了她的身上。

    十一月里还不到忙年的时候,只是家的女人拆洗被褥,打扫屋子,祝永鑫不愿意到主院去搀和,就在家里继续编草席,顺便看着几个孩子。

    此时的雪已经下得一尺多厚,博宁每天出去疯得都不着家,荷花虽然也向往着去滑爬犁、打雪仗,但是村里都是一群小子在外头疯,所以即便博宁想带她一起,她也摇摇头不肯去。茉莉见她天天瞅着外头的雪发呆,就趁着栓子睡觉的时候,领着荷花出去堆个雪人,石子儿做的眼睛、白菜帮子做的嘴巴,然后再用个细长的小萝卜插进去当鼻子,一个胖墩墩的憨厚雪人就做好了。荷花又捡了几块小石子嵌在雪人的身子上当作扣子,找了两个蜀黍秆子插进去当胳膊,又拿了方氏平时装零碎的一个小笸箩扣在雪人头上当帽子,这才心满意足地搓着冻僵的小手进屋。

    茉莉已经在灶间架火准备热饭,见荷花冻得哆哆嗦嗦,还扒着门缝看外头的雪人,上前把她拎到灶前训道:“过来看着火,开着门把屋里的热气儿都放跑了!”

    荷花坐在灶前的小板凳上,感受着火焰的温暖,看着茉莉踩着块方石上够着刷锅,心里忽然涌起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开口道:“姐,等咱家以后有钱了,就不用你做饭了。”

    茉莉闻言一愣,然后手底下继续刷锅,笑着说:“好,姐等荷花以后有钱了雇人干活,姐就享清福了。”

    荷花听出她语气里的玩笑,也不辩解,自己托着下巴盯着灶里的火苗,心里不住地盘算自己怎么能赚钱,一想起前世的专业她就头疼,她父母因为工伤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她等于是被当地的林业局培养长大的,所以高考结束的专业,自然也就听从组织安排,报了个森林资源保护专业,照着书本学了两年的专业知识,分到林场开始跟着养林工专业实践,还不到半年的时

    间,就被一棵刚刚放倒的红松砸中了头……所以她一直想等着开春到林子里去看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