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牛奶榨汁机po欢田喜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做法压命?
    荷花趁着四下没人问道:“奶,博源好了没?我娘一直在家念叨咧!”

    “没啥大事儿,就是赶了个巧劲儿,回去告诉你娘放宽了心,月子里要好生养着,不许瞎操心。”杨氏对孩子的磕磕碰碰也早就习惯了,虽然心疼归心疼,但是也不至于多娇惯。

    荷花自己心里转了几圈,李氏娘家就是邻村儿的,原本也是个土里刨食的穷人家,后来因为大儿子出外做买卖赚了点儿钱,又回来盖房置地,如今也算得是附近村儿里的富户,所以李氏才有钱儿涂脂抹粉,都是娘家贴补的。最主要的是李氏似乎不像刘氏那么蛮不讲理,自家人多干活的少,而且如今还不能分家,总不能跟家里都闹得不和,还是应该拉拢大多数对立极少数才是,所以就起身往外跑道:“奶,屋里太热,我出去玩会儿。”

    “戴了帽子再出去,别跑远了,一会儿就吃饭……”杨氏在身后不住地嘱咐。

    荷花兜里一共两个铜板,她跑去村口的杂货铺子买了一小包糖角子,出门只低头想着自己的心事,知道被人伸手拉住才抬头,心道难不成自己运气这么好,一出门就又遇到劫道儿的?一抬眼就见齐锦棠正含笑看着自己,赶紧叫人:“锦棠哥!”

    “干啥去?走路都不看道儿的,再不拉着你就迈沟里去了!”齐锦棠一脸好笑表情地说。

    荷花低头一瞧可不是,自个儿都走得歪到路边的水沟旁了,赶紧收回脚来跟齐锦棠道谢。

    “家去吗?我送你回去!”齐锦棠很自然地从她手里接过草绳捆着的纸包,拉着她的手往她家走,又说,“以后别自个儿出来买东西,如今农闲天冷的,大人都在屋里呆着,村里那些野小子到处作祸,别再弄伤了自个儿。”

    荷花连连点头应是,心里却觉得这个小正太很有唐僧的潜质,年纪不大倒是很会唠叨。

    眼看要走到李氏家门口,荷花赶紧挣脱了齐锦棠的手,接过纸包道:“锦棠哥回吧,我去我大娘家。”

    齐锦棠站在不远处,直看着她跑进院门,才自个儿转头回家。

    荷花刚跑进院儿就差点儿跟李氏的大儿子博凯撞了个满怀,忙停住脚步叫:“博凯哥。”

    “着急忙慌地跑什么,赶着去投胎啊?”祝博凯吊着眼角,满脸不悦地看着荷花斥道,“这衣裳是我姥娘给我新做的,弄脏了你家可赔不起,你来啥事儿?”

    “哦!”荷花知道他素来是个瞧不起别人的,不欲跟他多说,拔脚朝里屋去,“我来看博源,大娘在家不?”

    给博源送过糖角子之后,李氏傍晚还特意到家里把荷花好一顿夸奖,说小小年纪就这般懂事,让人瞧见就喜欢之类的话。

    方氏只一边哄着栓子一边随口应着,也瞧不出什么欢喜的模样,李氏又咕哝了几句,看她还是没什么反应,便也面色讪讪地离开。

    荷花心里正奇怪着,就见茉莉过来戳着自己的额头道:“你这丫头吃错药了?吃饱了撑的去给她家送东西,还不如拿回来喂鸡!”

    “荷花年纪小不懂得,不过是去看博源,你骂她做什么!”大哥博荣过来圆场道,“赶紧收拾桌子吃饭。”

    茉莉见状不再说什么,只撇撇嘴走开,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她对荷花还是爱搭不理的模样,这让荷花的心里异常的委屈,也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不过这个疑惑没有持续很久,第二天早晨,荷花还没起身儿,就见林氏笑嘻嘻地掀开门帘子进屋道:“博荣娘,我有个事儿跟你商议。”

    “婶子有什么事儿只管交代就是了,您是长辈,还说什么商议不商议的。”方氏如今已经能起身儿,但是依照农村坐月子的习惯,不能下炕,不过已经能在炕上活动和做些活计,见到林氏进来,就抄起扫炕的笤帚,在炕沿儿上扫扫,“上炕来坐着说。”

    林氏凑过来先摸摸荷花头道:“你家荷花越长越水灵,以后怕是要比梅子还出落得好,以后说个读书做官的人。”

    “承您贵言。”方氏早就瞧出来林氏是有话要说,但是还有些抹不开面子讲,心里就有些提防,却也不催促,只随着她闲扯。

    茉莉在外头扫过院子,进屋在火墙上暖暖手,过来给荷花穿衣裳。

    林氏东拉西扯,都快扯到天边儿去了,最后终于转入正题道:“博荣娘,你瞧,这事儿是这么回事。前几日你家栓子洗三儿,那啥,你大哥家的博源不是把头给磕破了嘛,这几日博源在家总是不安稳,尤其是晚上不是发噩梦就是哭闹的,所以你大嫂也着急,怕是不是冲撞了什么,就找人去给算算,看怎么破才好……”

    “他二奶奶,咱们虽然不当真是亲戚,但这么多年的交情下来也胜似亲戚,更别说博源是我家男人的亲侄儿,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方氏着实不耐烦她夹七夹八的扯,只好打断她的话。

    “呵呵,年纪大了就爱唠叨。”林氏干笑了两声,用力搓搓手道,“那掐算的人说,你家栓子的命

    硬,生辰正好压着博源呢,须得来做个法事镇压镇压才好……”

    方氏的脸色登时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