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牛奶榨汁机po欢田喜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踩生
    祝永鑫在门口搓着手听动静,心急火燎的还不好当着孩子的面儿表现出来,又不敢抽烟,只得耷拉着脑袋闷头蹲着。

    荷花坐在小板凳上,一时间止不住眼泪,抽抽噎噎地哭着,博宁蹲在她身前,每见她滚落一个泪珠就伸手给她擦一下。发现她开始还哭得有个响动,后来干脆都哭不出声儿了,吓得使劲儿拍她的后背道:“荷花你发出点动静儿啊,你别吓唬我啊?”

    博荣沉着脸站在屋门口,见荷花这般模样,过来伸手抱起妹妹。

    荷花就干脆搂着他的脖子,把脸埋进他的衣服里,呜呜咽咽地哭着。

    又足足等了两袋烟的功夫,茉莉也扁起嘴一副要哭的模样,屋里终于传出婴儿响亮的哭声,随即就是林氏大嗓门的道喜声:“恭喜恭喜,这回捡个大胖小子,母子平安!”

    外头等着的人都喜形于色,博宁先嚷嚷道:“荷花快别哭了,娘给咱生弟弟了。”说罢直接推开屋门,猴儿似的从祝永鑫的胳膊地下钻进屋去,他一直盼着过过做哥哥的瘾,听说捡了个弟弟比谁都乐,扒在炕沿上瞅着杨氏怀里的婴儿,只见他皱巴巴红通通的,小眼睛闭得紧紧,张着一张小嘴儿哇哇地哭。

    “丑死了。”博宁有些失望地撇撇嘴,他还以为会是个白胖的弟弟,谁知竟是这副模样。

    二奶奶手脚俐落地给剪断脐带,预留一小段儿用细红绳扎好,再仔细折叠盘结起来,用干净的软棉布包好道::“傻小子,刚下生的孩儿都这样,过几日就长得好看了。”

    杨氏接过来轻拍着小孙子的后背,让他哇哇地哭出来,然后用早就准备好的小被儿包成蜡烛卷儿,朝地下招呼道:“博荣,赶紧地去请举人老爷家的棠哥儿来踩生。”

    荷花也凑上前,伸手想要戳弟弟的腮帮子,没留神被他张嘴含住了手指头,被婴儿软软的小嘴吸吮着,让人的心一下子就柔软起来。

    博宁见荷花似乎很是喜欢小弟弟,自己又围过去,抓着婴儿的小手摇晃着说:“弟弟你赶紧长大,长大了哥带你去灌田耗子、抓蚂蚱子……”

    “瞧你那点儿出息,去村北郎中家抓点儿苏木回来煮鸡蛋,别跟家里添乱。”茉莉上来一把打掉他的手,就手给他戴好帽子又缠严实了围脖,“外头天冷,别又把鞋灌包了,到时候看冻出病来。”

    博宁被捂得就剩两只眼睛,隔着围脖闷声闷气地对弟弟说:“哥等会儿回来再瞧你。”

    方氏身下还没干净,正在等胎衣下来,但看着小儿子伸手踢腿的样子很是有劲儿,心里也放下块大石头。

    二奶奶守着见胎衣下来,搁在清水里略洗洗,装进杨氏早就备好的陶罐中,丢进去一枚古钱,然后在罐口覆上青布,拿麻绳缠好搁在一旁。

    杨氏笑着说:“他二奶奶,你受累给好生埋起来,等洗三儿的时候一起给你包钱儿!”

    “大嫂子,看你说的,咱两家谁跟谁啊!”二奶奶的眼睛在屋里转了一圈儿,也没瞧见什么值得顺手牵羊的东西,就也只得死了心思,抱着那陶罐下了炕,准备出去找个好地儿埋上。

    杨氏对林氏连声道谢,还指使儿子给送出去,这才眉开眼笑地抱着胖孙子对方氏道:“这可是个有劲儿的,你听这哭得多响亮,比博荣刚下生的时候还壮实呢!把心踏实地搁肚里,都说事不过三,两个坎儿都过去了,以后的日子就顺当了。等会儿回去让你爹给祖宗上香通禀一声,让老二去拿点儿榛蘑抓只小母鸡儿给你炖上,多喝汤水好生下奶,别饿着我的大胖孙子。”

    祝永鑫送走了二奶奶,上炕把方氏挪开,收拾了脏的草席和草灰,重新铺上干净的才把她抱上去躺着。

    荷花眼见着娘和弟弟都没事儿,黑亮的眼珠子一转,脸上还挂着泪珠,就爬上炕拱到方氏怀里,哭着道:“娘,你吓死荷花了,呜呜……都怪三婶子,你还给她盛酸菜吃,她好端端干啥推你,呜呜……”

    方氏见女儿哭的眼睛红肿红肿的,也心疼得不行,又想起自己刚才也算是打鬼门关转了一圈儿回来的,这会儿也不怪荷花指摘长辈,伸手把她搂进怀里,自己也抹着眼泪道:“老天爷发慈悲,不忍心让娘丢下你们几个娃儿……”

    杨氏素来是个遇到小事和稀泥,遇到大事却比谁都较真儿的人,之前听了荷花的话心里就存了个疙瘩,但那会儿给媳妇接生要紧就没细问,这会儿又见孙女哭诉,便问道:“月子里别哭,看哭坏了眼睛,老三家的又作啥了?”

    “娘,没啥大事,我哥今儿来给送了棵酸菜和一小条肥肉,我靠了大油给孩子们炖了酸菜,这不还没等着吃完饭把大油给娘拿去,就被弟妹给瞧见了,说我吃独食儿,我俩争执了几句,她伸手一推我没站稳,就把肚子磕在了缸沿儿上。”方氏搂着还在抽噎的女儿,把整件事说得轻描淡写的。

    杨氏自然是知道自个儿这几个媳妇的秉性,方氏素来不是个喜欢说三道四的,这回若不是孩子说出来,她怕是还要瞒着自己呢,想到这

    儿她就皱着眉头说:“回回入冬老三媳妇就得闹事儿,不折腾一次就闲得她难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