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辽国小奸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冬天能干什么?当然是叶子戏啊
    躺下的萧凛先以为自己将会迎来一场极为香甜的酣睡,没想到事与愿违,半个小时后依然对着床帐大眼瞪小眼。

    很多人都会出现这种情况,明明自己困得要死,但是闭上眼睛就是睡不着,只好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反侧。

    当然,还有一个更加深层次的原因——

    萧凛先上一世的记忆,依然如同附骨之疽,狠狠侵蚀着他。

    一闭上眼,就是自己后世的父母朋友和爱人,教他如何睡得着。

    虽然在理性的层面已经接受了自己已经魂穿的事实,但是在感情上,他怎能不想后世的一切?

    在第三次下意识地找手机失败之后,他终于放弃了睡眠,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头顶的床帐。。脑中一片空白。

    终于不是那个熟悉的时代了啊。萧凛先拼命抑制住自己想哭的冲动。

    正当萧凛先发呆的时候,速查鬼头鬼脑在卧室门口伸出半个脑袋来,小心翼翼地看着床上的萧凛先。

    “衙内——”速查轻声呼唤着。

    “探头探脑地做甚子,有话快讲!”萧凛先虽然在发呆,但是速查新剃的光头反光极好,哪怕只伸进来半个,但是房间门口突然出现一个锃光瓦亮的物事,想不注意到都难。

    “耶律家的两位衙内以及六衙内到了,正在外面做耍。”

    “哦?他们来了?。”

    稍微回忆了一下,来的这几位都是萧凛先玩的最好的小伙伴。 。年纪都相差不多,平日里素常一起玩的,关系极好。

    这几人中,耶律突算是他的死党,跟他的兄弟耶律速先一样,都是耶律家嫡子,而另一位所谓的六衙内,则是他的堂兄,大名萧破勇的便是。

    萧凛先的父亲萧图乞,虽然也是萧族嫡子,但并未继承其父的爵位和官职,而是袭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散爵后从军,一直做到奉先军节度使,跟萧家分家而过。而继承萧孝穆北院枢密使位置的,正是萧破勇的爷爷——萧阿刺。

    总的来说,这两个萧家,有点类似后世的荣国府和宁国府,所以萧凛先和萧破勇,也是以兄弟相称。

    “让他们进来罢。”萧凛先阻止了速查叫塔不烟进来给他穿衣服的建议。鹤蛇散人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自顾自地爬起来穿衣服。

    “是!”速查低头行礼。结果他人都还没有走出去,就有几名少年就鱼贯而入。

    “蒙哥!“来人高叫着萧凛先的乳名。”为何此时还在榻上安睡?莫不是前日射箭输给了耶耶,躲在衾被里偷偷地哭!”

    虽然萧凛先还未让速查去跟他们通报,但是这几位小爷什么时候跟萧凛先讲过礼数,又是都玩得极好的,直接就闯将进来了。

    “去去去,耶耶箭法精奇,若非头日风大,定让汝知晓某之神箭!”萧凛先一边系袍子,一边笑骂道。

    对于这几人毫不见外的举动,他一点不适都没有,因为平日里他去他们家里,私下也是这般,推门就进,拿起东西就吃,见面就口吐芬芳。…,

    从古到今,死党之间的相处方式,几乎都没怎么变过。

    某个著名的带艺术家说得好,大家都这个岁数了,谁是谁爸爸,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汝这小儿还不服?今日就让你看看你耶律耶耶手段如何。”耶律速先坐在桌边,毫不客气地举起茶壶,对着嘴就吹。

    噗——刚喝了一口,耶律速先就把奶茶喷出去好远。

    “直娘贼,先哥儿你这是作甚!”

    “赔耶耶我的新袍子!“

    “汝这奶茶没有放香料!”耶律速先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出身皇族的他,喝茶是加惯了香料的,而且加的很重,这猛然一口没有香料的奶茶喝下去,只觉得洗脚水冲咖啡。。完不是味。

    “汝叫个卵子,最近耶耶就爱喝不加香料的,要喝加香料的,自己回家饮去!”萧凛先一边穿鞋,一边不忘回嘴。

    “塔不烟,塔不烟,给某上一壶奶茶,香料要多!”耶律速先也不客气,自顾自地叫来塔不烟,让她重新弄一壶奶茶去了。

    “今日汝等来找我,又是何事?”萧凛先一边看着自家死党使唤自家侍女,一边穿戴完毕,看着对面几人。

    “何事,你小子不会是忘了罢,不是说好今日来你家演武场射箭么?”耶律突锤了萧凛先一拳,

    “莫不是汝昨日吃羊油蒙了心,转眼便忘了?”

    “正是,不然今日吾等来自作甚。 。这般天寒地冻,蒙哥儿,汝该不会是输怕了吧。”萧破勇坐在桌边,嘴里嚼着点心,含混不清地说道。

    “滚!耶耶我一手随缘箭法,可称大辽少年郎中第一,何曾怕过你们来。不过今日风大,射不得箭,况且日日射箭骑马做耍,好生无趣。”萧凛先眼珠一转,立刻回道。

    “偏生你射箭之时风大。”耶律突轻描淡写说了一句。

    哈哈哈哈,少年们俱都笑了起来。

    说起射箭,萧凛先是真怕。当然,他不是怕输,而是怕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