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庶子被赶出侯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0 Chapter 09
    下午五点的时候,邵长庚直接去法医鉴定中心找苏世文,到达十一楼时被挡在了电动门外,邵长庚只好给苏世文打电话,响了几声电话被接通,传来一个女人清脆的声音:“你好,我是苏医生的同事,请问你找他有什么事?”

    邵长庚说:“我是他朋友,他现在没时间?”

    “苏医生正在解剖室,请您先在办公室稍等,他的办公室在11楼东面的7号房间。”

    “好。”

    邵长庚转身去了苏世文的办公室,办公室里是单一的白色陈设,布置得纤尘不染,或许有人留下一根头发都要成为他推理的证据,有洁癖的男人果然是可怕的。

    屋里有个女人正在低头整理资料,听见脚步声便抬起头来,怔了怔,突然露出一脸诡异的笑容:“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邵长庚愣了一下,认出对方后,才表情平静地说:“好久不见,林彤。”

    他对人一向很有礼貌,哪怕对方正挥着斧头剁猪肉。可林彤这个女人比剁猪肉可怕多了,学法医的女人,能对着惨烈死亡血肉模糊的尸体面不改色地进食。

    大一那年,在某次化妆舞会上,林彤对邵长庚一见钟情,从此开始穷追猛打。邵长庚一直不为所动,他拒绝林彤的理由是:“我是医生,你是法医,我们两个在一起没有前途。”

    林彤说:“怎么会,都是医生才有更多的共同语言。”

    邵长庚说:“我不希望在任何时间都要谈论病例。”

    林彤说:“没关系,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你想讨论哲学也可以。”

    邵长庚说:“最关键的问题是,我们不合适。”

    林彤说:“没关系,感情可以慢慢培养。”

    邵长庚说:“我的意思是,性别不合适。”

    林彤张大嘴巴:“啊?”

    邵长庚抬头看她,面带笑容,非常绅士地说:“很抱歉,我喜欢的是男人。”说罢便转身离去,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后来邵长庚带着安菲出国留学的新闻轰动一时,林彤才知道自己上当了,她顿时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严重的侮辱,因此给邵长庚发了一通邮件大骂他卑鄙,看她那一句三个感叹号的激烈情绪,邵长庚甚至担心这丫头一时冲动飞到英国来把他剁成肉酱。

    后来两人也失去联系,只是邵长庚拒绝林彤的经典理由却在医学院广为流传,并被许多男同胞效仿,于是,医学院的女生们在听到对方以“我喜欢男人”来拒绝的时候,都会淡定地说“没事我去变性”。

    此时再次见到林彤,她看着自己的表情居然还有些愤怒。

    邵长庚觉得自己真的很无辜,他这么正直的人,怎么会对喜欢自己的女生说谎?他明明是尊重对方才说了真话啊。他拒绝了她,她才能找到给她幸福的人不是吗?

    然而林彤显然不这么想,冷着脸瞪他一眼,“邵先生,你在这儿慢慢等吧。”

    踩着高跟鞋翩然离去,一杯水都不给他倒。

    邵长庚耸耸肩,只好自己起身倒了杯水,一边喝一边坐在沙发上等苏世文。

    等得无聊,随手拿过办公桌上的相框来看,发现照片里是很多年前还是大学生的苏维,冲镜头笑得很灿烂,伸手摸头的动作有些呆呆的傻气。

    ——这个恋兄情节严重的家伙居然把他哥哥的照片放在办公桌上。

    ——或者对他来说,这张照片最能刺激他的交感神经?

    等了好久,苏世文还不见踪影,邵长庚想,林彤一定没有把他来访的事情告诉苏世文。

    唉,女人无聊的报复。明明他没错不是吗?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解剖完尸体的苏世文才出现在办公室,款步走到邵长庚的面前,面无表情地说道:“不要随便动别人的东西。”

    邵长庚微笑,“对我来说,你并不是别人。”

    苏世文双手环抱胸前,沉默地看着他。

    “不要用那种目光看我,我会认为你正在对我体内的脏器进行解剖。”邵长庚把相框交回他手中,又指指照片里的人,“你哥哥挺可爱,至少比你可爱得多。”

    苏世文扬眉,“你来多久了?”

    “一个小时。”

    “哦?”顿了顿,“怎么没人通知我?”

    邵长庚无奈,“我遇见了林彤。”

    苏世文了然地点点头,“说吧,找我什么事?”

    邵长庚正色道:“前天电话里提过,我需要你帮一个忙。”

    “什么忙?”

    “帮我和我儿子做一下亲子鉴定。”

    “请说你真正的目的。”

    “做完鉴定你就知道了。”

    苏世文看了他一眼,耸耸肩表示答应。

    邵长庚从口袋里拿出了两个

    无菌试管递给苏世文:“这里分别是我和邵荣的头发。”

    ——小邵荣并不知道,他爸爸居然趁着他趴在怀里哭的时候,偷偷拔了他几根头发。

    苏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