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少妇第一次交换好紧好爽呻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5.自然之境【五更完毕,求推荐收藏金砖】
    张文刀把阿黄拉后,手却伸入怀中,这里面有雷文顿身上唯一值钱的物件,一把不错的家传匕首。

    倒下十人之后,大家都意识到了,纷纷靠拢了龙德家族的营地,就连外围的卫护,也开始收缩。

    “别去”阿黄本来想跑过去,张文刀却是一拉,让他回来。

    对方不是傻子,自然会预料到这种情况,甚至是故意把这些人逼近内圈。

    “我听你的”阿黄见张文刀不同,他也不懂,只是缩头缩脑的四处打量,有些奇怪。

    “啊,啊啊啊!”十几声响起,又倒下了十来个灰衣护卫。

    而在最中心的帐篷内,龙德家族的几大高层正在商讨。

    “居然有人在这个时候下手,还真是费解”说话的正是第二军团长,南柯·龙德,雷文顿的“岳父”。

    而身旁坐着一些人,其中一位中年男子背负一把大剑,浑身有股不言而喻的锐气,这就是龙德家族的剑圣,马克·龙德。

    “你们派人重点保护好小姐,不能出现任何纰漏,而且保护好凯瑞公子”对于这个凯瑞,南柯也是没有办法。

    现在没有答应婚事,也是因为他知道,雷文顿还活着。

    这雷文顿是不是应该保护一下?心中犹豫片刻,最后一声叹息,也许他死了,对大家都好,南柯死都不会知道,雷文顿现在叫做张文刀。

    “马克,你说这次事件,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待那些人退去之后,南柯问到。

    这位剑圣有些轻蔑的一笑,“几个刺客而已,不管是谁派来的,回去的都是尸体”

    他狂傲,可他是剑圣,有这个资本狂傲!

    “那就拜托马克兄了”南柯坐下,喝了口水。

    “都是一个家族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要不要我现在就出手把他们弄干净?”马克问道。

    “不用,在这特殊的时期,就用特殊的手段,居然在我们去凯撒帝国的路上行刺,死的人越多,那么在凯撒帝国那边,我们就越有利”南柯行军打仗多年,对此之道,是深得精髓。

    不过就为一个好的理由,那百人的普通护卫,怕是要留尸荒野了。

    而外面战况确实也如同预料的一样,死了很多普通的护卫,张文刀带着阿黄,左闪右躲,居然一点事儿都没有。

    不过外人看来,这两人是抱头鼠窜,惹得一些精英护卫哈哈大笑。

    “我们进去,到内圈”张文刀瞧着那些笑的人,心中已有了判定,现在不是显露山水的时候。隐藏得越深,那么就越有利。

    “大胆,你们居然敢跑这里来!”一位精英士兵大声叱呵道,他可是凯瑞派的,就喜欢欺负这些没什么地位的普通护卫。

    张文刀甚至杀机一闪,只需要一瞬间,在这么近的距离,他有十足的把握让这护卫喉咙刺透,而不让任何人看见。

    “让我们进去吧,求求你了”张文刀装作可怜的样子。

    “哈哈,你们死了,活该!”精英护卫大笑起来,周围的几个人也不例外。

    既然这样,也不用客气了,张文刀一声冷哼!快如闪电!他是近身刺杀的王者!

    一道血箭从刚刚嘲笑的精英护卫喉咙上迸出!

    “啊,死人了,死人了!”张文刀装着恐惧的样子,飞快的往里面挤去,然后靠在马车边上。

    这是死的第一个精英护卫!这一刻起,他们不再掉以轻心,居然轻松的能秒杀一个剑师,实力可见多强!

    正在远处的但丁看到这点,瞳孔一缩,完没有了之前的平淡,那一击,完美!他看清了。每一个东西,都是身体的极限本能。

    杀手,并不同于剑客,或者说魔法师,他们主要修炼的有两个部分,第一重点,就是隐藏,第二,就是刺杀。

    刺杀的最高境界,并不是脑袋去控制,而是整个身体,能够自动适应对方的攻击,对方的要害!

    刚刚张文刀的一击,完符合这一点,非常的自然,就好像人走了一步。

    这便是所谓的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张文刀也没空注意有人在暗中观察着他,装作被吓傻的样子,落下阿黄,躲在车轱辘下面。

    精英护卫们神经紧绷,组成了严格的防御阵型。其实到了剑师级别的高手,会感应到一些杀意。

    而刚刚张文刀那一击,就是没有丝毫的杀意外泄,非常自然。

    “雷文顿,我们趴在这里干什么?”阿黄屁股掘得老高,两人一动不动的躲在了车子下面,这辆豪华马车,正是奈菲小姐个人专属的。

    这么明显都还没感觉出来?肯定是为了躲杀手!

    “躲杀手”张文刀回答道,平日里,这阿黄也便是罗罗嗦嗦,扯着个话,经常一个人都能说上半天。

    最有意思的是

    ,他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位在大陆上传唱故事的游吟诗人。

    尽管很多人都嘲笑过他,不过他依旧坚持着,因为他见过一次游吟诗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