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媵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第2章
    ()    媵宠

    文/假面的盛宴

    02

    盘儿硬撑着把一碗药喝完,非但没有压下呕意,反而更想吐了。

    香蒲也是个机灵的,忙从几上的小碟里拿起一颗盐津梅子,塞进盘儿口里。

    那句‘放肆’,就这么硬生生被塞了回去。

    懿安皇太后金尊玉贵,宫女太监服侍她,谁不是净手薰香,生怕腌h了主子,如今倒好,竟被个蠢不知事的丫头腌h了一回。

    可——

    她却知道,她病得这些日子里,却是这两个半大不小的丫头尽心尽力服侍她,每日为她净身喂药从不懈怠。

    懿安皇太后已经记不得当年有没有这么一场了,毕竟这些记忆太久远,她依稀记得自己在进京的路上好像确实病了一场,却没有病得这么严重。

    到底是什么变了?难道是她重活回来的缘故?

    盘儿无味地咬着口中的梅子,剧烈的酸意刺激着她口腔,致使口涎克制不住地泛滥着。

    直到现在盘儿依旧想不通,她到底是庄周晓梦,等醒来后依旧是养尊处优的皇太后,还是真的又活了一场。

    这个问题她想了几天都没想通,可她知道已经没时间给她想了。

    因这突如其来的一场大病,半路上裴永昌专门让船靠岸给她寻了个大夫来瞧,脉把过了,药也吃了不少,可她的病依旧没有起色,倒也不是什么重病,就是浑身酸软无力没办法下床。

    眼见离京城没几日路程,她的病若还不能好,是时面临的下场毋庸置疑。毕竟裴永昌买她来是干什么,没有人比她更清楚。

    所以她得让自己赶紧好起来。

    分神之间,青黛已经给盘儿净了面又擦了手和颈子,并将她放在床上。

    盘儿试着使了使力,已经比前几日好了许多,虽还是酸软无力,但不是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她抿了抿嘴,道:“香蒲,你去弄些热水来,还像昨日那样帮我热敷按摩。我感觉比前两天好多了,也许再来几次就能好。”

    盘儿虽不懂医术,但她能感觉到自己这种情况养一阵子就能好,可她现在恰恰缺的就是时间,所以也只能拔苗助长,聊胜于无。

    香蒲应声下去。

    不多会儿,带着一个提着热水的小厮走进来。

    正是初春之时,天还是有些冷的,不过床前燃了炭盆,倒是不觉得冷。

    榻上,盘儿罗衫半褪。

    墨绿色的绸被,更显她肌肤胜雪,肤色晶莹。

    香蒲眼含羡慕,手下动作更是轻柔,生怕伤了姑娘这身好皮子。

    两个小丫头忙得满头大汗,先是热敷,再是按摩,这按摩之法是姑娘交给她们的,也不知姑娘怎会懂得这些。

    她们哪知道盘儿的瓤子早就换了,金尊玉贵的懿安皇太后什么没见识过,她初入宫那些年的日子并不好过,为了邀宠需要保持苗条的体态,每日都要练功半个时辰以上。

    练完功,就得有人帮忙按摩放松筋骨,久而久之无师自通。

    按完了胳膊和脊背,再是双腿和足,一场弄下来,盘儿满身大汗,香蒲和青黛也累得不轻。

    可这两个丫头一声抱怨都无,又忙着给盘儿擦身穿衣。

    而经历这么一场,盘儿也是困乏得紧,很快进入梦乡。

    就在众人都以为盘儿莫怕是不成了,谁知她的病情竟渐渐有了起色,等到通州时已经能下床走几步了。

    到了通州就等于是到了京城,下船修整一日,裴永昌见盘儿虽还是虚弱,到底与之前病恹恹的不一样,就没再耽误往京城去了。

    从通州到京城,也不过半日的路程。

    次日天不亮,一行人就出发了,紧赶慢赶,赶在中午前到了京城。

    陈家因为陈首辅深受皇帝器重,宅子置办在东华门附近的西堂子胡同。五进三路的大宅子,住着陈家四房人。

    一路上,盘儿都是垂头跟在裴永昌身后,一直到二夫人所住云霞院,才抬头看了看周遭的情形。

    五间带耳房的正房,院子里铺着青砖地面,正中是一座用太湖石堆砌的假山。假山上有流水蜿蜒而下,山上奇花异草绽放,端的是罕见稀奇。院角又种有冬青树和石榴树,枝繁叶茂,欣欣向荣。

    廊前,伫立着几个穿绿比甲的丫鬟,一见到裴永昌,便规规矩矩叫了声姑爷。一个穿蓝比甲的丫鬟快步迎上来,亲切地将裴永昌和盘儿迎了进去。

    香蒲和青黛则被留在外头,两个丫头没什么见识,早已被陈家所显露的气势和富贵给镇得连头都不敢抬。

    此时的裴永昌还不知道,陈家最近可不清净,他那岳母陈二夫人最近被其他几房私下的小动作给气得不轻。连着多日,云霞院的下人都是战战兢兢,生怕倒霉惹了主子的晦气。

    这不,今日二夫人又发了场脾气,在房里大骂三夫人四夫人假仁假义、卑鄙无耻,又骂大夫人是个笑面虎,眼红她女儿是太子妃,就背地里给她下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