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入局高干文陈湉vs贺行洲小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章
    徐士清指了指堂前站着的那个汉子,那人始终低着头,陈南城心想,连邻居都知道在酒馆能找到他,看来平时此人定是喝酒成瘾的,镖局出事之时,大概他也不在府内,看他身强力壮,腰粗膀圆,多半是个空心大萝卜,中看不中用,当下,他便心里有几分瞧不起此人,于是看也不看夏寿云,问徐士清:“庄主可有报官?”

    徐士清道:“报是报了,当地仵作也验过尸,可那人一看便知是个新手,做事毛毛躁躁的,说来说去,也就只那几句话,岳父是被人用刀砍死的,生前喝过酒,被杀的时候,曾用右手阻挡凶手的攻击,因而右手缺了四根手指。我本想让当地县衙侦办此案,但我看他们无力追查凶手,再说我也信不过那个仵作,于是就征得县衙的同意,把岳父的尸体带了回来,”徐士清说到这里,声音放低了,他回头瞅了妻子一眼,见她眼含泪光,呆呆地望着地板,似在等待什么,便道,“余下的,就问这位小莲姑娘吧,她那天晚上跟我岳母在一起。”

    “姑爷,我知道的都已经说了。”小莲抬起头道。

    “死丫头!既然那晚你跟我娘在一起,她到哪儿去了,你岂会不知道!”文蕙厉声道。

    小莲连连摆手。

    “大小姐,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晓得那天晚上二更时分来了两个道士,他们说他们是从红筹寺来的,让夫人交出一个什么碗。夫人说,从来没拿过他们的碗,他们不信,后来,还真的在二小姐的房间里找到了。那个黑木碗原来,原来二小姐一直用它装发油呢。那两个道士发现碗里有发油,很生气,说是要划花夫人的脸,夫,夫人就跟他们打了起来,可是,夫人不是他们的对手,眼看着夫人要被他们……嗯,这时候,突然,外面吹来一阵风,屋子里的灯灭了,我就看见从窗子外面飞进来一个人,他把那两个道士打倒后,背着夫人就跑了。”

    “那个人是谁?你认不认识?”文蕙急问。

    “不认识,从没见过。但,但是夫人好像认得他,可,可是他们说了什么我没听清,我离夫人好远,我不敢靠近……”

    “那我妹妹呢?”

    “二小姐,我真的没看见。一更的时候,我和夫人还去过她的房间,那时候,夫人还跟她说过话。可,可是,后来二更的时候,我再去,小姐已经不见了。”

    文家二小姐失踪得好蹊跷,陈南城想。

    “二小姐的房中可曾少了什么?那两个道士后来怎么样了?”文蕙又问。

    “我,我不知道。”小莲摇摇头,又惶恐地回头瞅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夏寿云,“夫人被掳走后,我很害怕,也不敢呆在府里,就赶紧去找夏师父了。我知道夏师父可能就在附近的哪家酒馆。我找到夏师父的时候,他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我只得又去找夏夫人,我知道夏夫人近日住在她姐姐那里,那个宅子离我们镖局不远,我把夏夫人找来,我们一起回酒馆,那时已经快四更了,我本想回府里看看,但又怕……又怕那两个道士醒来后会找我要夫人……所以,我想还是等夏师父酒醒后,让他跟我们一起回去……可,可是,夏师父直到中午才醒,他刚醒,姑爷就找到我们了!”

    小莲话音刚落,夏寿云“噗通”一声,朝徐士清双膝跪下,说道:“在下惭愧,若不是在下一时犯浑,多喝了两杯,夫人就不会被人掳走,小姐也不会不知去向……请姑爷给在下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在下一定……”

    “住口!”文蕙大喝一声,打断了夏寿云的话,“夏寿云!我爹娘待你不薄!当年见你拖家带口,不能自存,便好心收留你,没想到你……你……你忘恩负义,把我爹娘的安视同儿戏!你这无用的废物!……”文蕙说到此处,一掌已拍了过去,眼看掌风就要刮到夏寿云的头,徐士清大惊,连忙飞身跳起,一个箭步冲到她跟前,拉住了她的臂膀。

    “别胡闹!”他低声喝道。

    “你拦我作什么!这厮死有余辜!”

    徐士清不理她,只管大声吩咐彩琳:“夫人累了!还不快扶夫人回房!快点!”

    彩琳犹犹豫豫地走上前,想扶文蕙,被她用力甩开。

    “你问问他,我爹娘是怎么对他的!镖局次次有事,他都喝醉酒,养他这无用的废物干吗!还不如一掌劈死,免得浪费饭食!”文蕙指着夏寿云骂道。

    “好了!别闹了,回房休息!”徐士清喝道,一边捏住她的手腕,不由分说地将她推进内屋,文蕙犹不甘心,撩起帘子时,仍不忘回头啐了一口。

    待文蕙走后,徐士清才走向满面通红的夏寿云。“夏师父,内子因岳父的事急火攻心,言语上若有冲撞,还请多包涵。”徐士清想扶夏寿云起来。夏寿云却坚持不肯。

    “大小姐骂得对。我这个人就是混!要不是我贪图那两口猫尿,我便不会误了镖局的事。嗨!姑爷何必拦着大小姐,让大小姐扇两个耳刮子,在下倒反而心里舒服些!”此话说完,他便抡起手掌朝自己的脸上狠狠甩了一掌,他的脸上顿时

    出现五道红印,眼看他又要抡第二掌,徐士清忙拉住了他。

    “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