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生物炼金手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落魄的神医
    说起白严喜,在会稽和钱塘的某些老一辈人很多都还有记忆,那是当年远近闻名的中医圣手。

    不过和很多民间祖传手艺的老医师一样,白严喜虽然识字并熟读医书,但是却没有医师资格证。

    但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和名气,找他看病的人仍然络绎不绝,吴忧的爷爷吴荣远当初就找过他看病,因为药到病除,给当时幼小的吴忧都留下了深刻印象。

    不过人生在世不可能一直顺风顺水,白严喜后来接诊了一个五十多岁绝症患者,看过后说有有一定把握,但患者切不能大鱼大肉,更忌讳同房。

    患者侯辉倒起初倒也听话,遵照白严喜的嘱咐吃药恪守了半年,病情大有起色,之后就有点忍不住了。

    最终因为近了女色而导致调养前功尽弃,最后不治身亡。

    家属不依不饶的纠缠白严喜要说法,甚至砸了他的诊所,更是在严打期间举报白严喜无证行医致人死亡。

    白严喜最终被判监禁五年。

    出狱后家财散尽的他已经无家可归,也再难行医,这些年基本靠拾荒为生。

    白严喜当然是有子女的,可惜好人无好报,长子早逝无有子嗣,次子生性薄凉,儿媳更是势力,自然不会赡养白老爷子。

    等老一辈人相继去世之后,已少有人知晓sy县东角的拾荒老人是曾经的中医圣手。

    。。。

    吴忧在路上的时候就给张桂花打了个电话询问,得知当初的白医师就是住在山阴一代。

    不过到了之后就蒙了,从问环卫到问各个店主,再到问一些小区保安,都不知道白医师这号人物,这附近也没有姓白的人开中医诊所。

    吴忧揉了揉下巴,难道白老先生已经过世了?或者搬家了?

    。。。

    此时的白严喜状态可不算好。

    。。。

    “姓白的,你可够难找的,还认识我吗?”侯厉笑嘻嘻的看着躺在一块纸板箱上睡午觉的白严喜。

    白严喜身穿一件脏兮兮的破马褂衫,眯着眼抬头看了看来者。

    来人40岁上下,穿着件花格子短袖衬衫,身后还跟着三个黑色t恤的保镖。

    “不认识,我也不姓白,我叫黄光荣。”白老头挠着身上的痒痒回答。

    他确实没认出来对方是谁,但是看着就知道来者不善。

    侯厉一把拎住白严喜的领子,将老头提了起来。

    “呦,我的白神医,还学会打哑谜了,当初医死我爸的时候不挺傲的嘛。”

    白严喜瞬间就知道了对方的来历,害得他家破人亡的侯家人,但此刻人为刀俎,就更不敢随便说话了。

    “瞧您说的,这位先生,我是黄光荣,姓白的人我一个不认识。”白严喜搓着手显得有些忐忑。

    “啪~”的一声,一个巴掌就甩到了白严喜的右脸上,还没回过神来,又是“啪~”的一声打在了左脸。

    “噗~”白严喜连着血水吐出一颗泛黄的牙齿,脑袋里是嗡嗡嗡的声音。

    边上的一个保镖扶住了摇摇欲坠的白严喜。

    侯厉走道白严喜跟前,用手机拍拍白严喜的脸。

    “现在想起来了吗?”

    白严喜现在哪还敢说个否字,他8岁的人了,虽然因为养生有术身体还算健朗,但是也经不住年轻人的殴打呀。

    “你。。。你找白某有什么事,你爸的事情你自己清楚怎么回事。”

    “我已经家破人亡了,你们还不放过我吗?”

    侯厉用纸巾抹了抹脖子上的汗,然后将废纸扔在地上。

    “早承认不就没事了嘛,啊?白神医,我这次来是找你帮忙的。”

    白严喜险些气背过去,有这么找人帮忙的吗。

    他没出声,等着侯厉的下文。

    侯厉侧身瞥了白严喜一眼:“你的拿手好戏,替人正骨续筋,调养身体。”

    “对方是个大人物,要是替他治好了病,你这条臭咸鱼就能翻身咯。”

    见白严喜没有丝毫表情,侯厉也没发火,而是阴测测的笑了两声。

    “不过你要以为到时候能借助对方的关系替你翻案,就大错特错,我们侯家确实比不上人家,但是弄死你一个姓白的老头还是易如反掌。”

    白严喜明白了,这个病人势力比侯家大,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打听到了他的名声要找他治病,而侯厉怕他借此翻身后旧账重提,提前来给他上眼药了。

    。。。

    吴忧此时开着车经过这里,见到四个人围着一个老人打。

    这还了得?

    在车内召唤出加鲁鲁,然后直接开车就冲了过去。

    “侯总小心。”一名保镖连忙把侯厉拉开。

    迈巴赫冲到他们跟前来了个急刹车。

    一名保安冲过去就想拍车门。

    “你小子找死!知道差点撞上谁吗?”

    侯厉却拉住了保镖。

    “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