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棠恶毒炮灰总是被爆炒起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羞辱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即便刘旺财、崔月娥一家人做的事情很让人恼火,但今天最重要的是婚事,所以,陆天佑率先迈步。

    刚走了一步,发现后面自己儿子一动不动,陆天佑便悄悄伸手拽了拽陆游的胳膊,同时,隐晦的给了一个严厉的眼神。

    陆游脸色很不好看,但看见自己父亲那微微佝偻的脊梁时,终于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恢复之前的微笑,跟着跨门进房。

    “来来来,赶紧坐!”

    刘晓霞母亲崔月娥热情摆了几个凳子过来,随意放在地上,让陆天佑、陆游、王伯三人坐。

    沙发边,刘晓霞见陆游进来,秀丽的脸上带着喜悦,刚准备迈步去端瓜子、洗水果招待,不曾想,手腕却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

    紧接着,一股力量传来,使得刘晓霞忍不住惊呼一声,直接跌坐在那个年轻男子的怀里,被年轻男子直接伸手抱住腰身。

    “王力军,你要干嘛?”

    刘晓霞忍不住转头,对年轻男子怒斥,说话间,俏脸上神情慌乱,瞥了一眼对面站着的陆游。

    而这个时候,不要说是陆游了,哪怕是陆天佑和媒人王伯也终于忍不住脸色阴沉下来。

    “晓霞,你怎么能对力军这么说话!赶紧向力军道歉!”

    刘旺财对刘晓霞发出一声怒斥,仿佛没有看到自己女儿被别人轻薄。

    “爸!”

    刘晓霞带着些许委屈。

    “哎哟,你这蠢孩子,力军啊!都怪我们,从小太宠着这丫头了,让她有些没礼貌!”

    崔月娥端着一壶茶疾步走来,满脸冾媚对沙发上年轻男子道歉,同样无视自己女儿被别人轻薄,不仅如此,反而将手里的茶壶递到刘晓霞面前,呵斥道:“晓霞,还不赶紧给力军倒茶?”

    刘晓霞虽然有些委屈,可还是乖乖接过茶壶,给王力军加满了茶水。

    “够了!”

    突然,一声压抑的怒吼声从房间里响起,媒人王伯终于看不下去这一切,满脸愤怒,身体气得簌簌发抖。

    而在王伯旁边,陆天佑、陆游父子二人的脸色也彻底阴沉下来,房间里温度陡降,明明是炎热夏季,却偏偏让人有一种刺骨的凉意。

    “刘旺财,崔月娥,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王伯愤怒伸出手指,哆哆嗦嗦指着刘旺财、崔月娥两人。

    “什么什么意思?王伯,你在说什么啊?”

    崔月娥穿着明白当糊涂,面露疑惑之色。

    “这事情都明摆着,你们刘家是当我陆家好欺负是么?”

    这个时候,一向好脾气的陆天佑也忍不住发火,阴沉着面孔。

    “如果你刘家不想和我陆家结亲,你们就早说,没必要在我们面前如此羞辱人。”

    “既然你们已经答应,让我们今天上门提亲,我陆家来了,而你们呢?你看看你们都做了什么?”

    陆天佑越说越气愤,手指点着刘旺财、崔月娥的面孔,旋即,手指一转方向,落到依旧坐在王力军怀里的刘晓霞,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晓霞她明明和我家陆游两情相悦,你们却硬生生逼着她去陪这个男人,而且是当着我们的面,天下有你们这么当父母的么?”

    陆天佑掷地有声,声音铿锵,一番话有理有据,说的对面刘旺财、崔月娥夫妻两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异常精彩。

    突然,崔月娥恼羞成怒,指着陆天佑鼻子骂道:“放你妈的狗屁,陆天佑!你这个病秧子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责老娘!”

    “就凭你陆家这种穷鬼的身份,老娘告诉你,从一开始,我就持反对态度!”

    “之所以老娘一开始没指明,是因为看在你家儿子好歹也是一个大学生的身份,谁曾想,哈哈!”

    说到这里,崔月娥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笑的甚至弯下身子,好半天后,才直起身,擦了一把被笑出来的眼泪,视线落到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陆游身上,满脸嘲讽不屑。

    “陆天佑,你这好儿子还真不愧是大学生啊,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强?奸女同学,最后导致被学校开除,你以为你家不说别人就不知道了么?”

    “告诉你,想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就凭你陆家强?奸犯的身份还想娶我家晓霞,简直是白日做梦!”

    “对,白日做梦!”

    刘旺财跟着附和,似乎终于从之前的挫败中终于找到了自信,腰身挺得笔直,气势凛然,满脸嘲讽和鄙视,居高临下俯视着陆天佑和陆游父子俩。

    被人当面如此辱骂,陆天佑脸色阴晴不定,气得浑身哆嗦,忽然,弯腰大声咳嗽起来。

    陆游见状,连忙伸手扶住陆天佑的胳膊,眉宇间,一股浓浓的暴戾之气,缓缓凝聚,就像是一团逐渐成型的飓风。

    “呵呵,老子是一个病秧子,儿子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竟然是一个强?奸犯,你们还真不愧是一对父子啊,如此般配!”

    看见陆天佑被气得大咳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