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棠恶毒炮灰总是被爆炒起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夕阳残落,一抹晚霞点缀着蔚蓝天空;微风和煦,为这炎热的夏季带来一丝凉爽之气,祥和、静怡。

    &a;bsp;夏国,北方云省某边陲之地,南沟村。

    &a;bsp;绿油油的田地间,随着微风轻拂,像是情人的手在抚摸,荡起一道道碧绿色波浪,连绵起伏,一望无尽,蔚为壮观。

    &a;bsp;夕阳下,田间的小道上,走来一个青年。

    青年大约二十三四左右,相貌俊逸,此刻青年的一双眼睛,正盯着绿幽幽的田地出神,魂游天外,偶尔转动间,尽显一种智慧、沉稳之态。

    只是这种神态很快一瞬即逝,取而代之是一种暮色,就好像一个历经人生百年的老人,看透了人世间尔虞我诈,世态炎凉,暮气沉沉,再无任何锐气。

    再配上那一米七八的身形,还有那始终掩饰不了的浓浓书生气,略显消瘦的身形与田间辛苦劳作、皮肤黝黑的农民有些格格不入。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青年,此刻却穿着一件粗布褂子,上面汗迹斑斑,脚下是一双沾满泥土的千层底布鞋,肩扛锄头,似乎是刚从田间劳作归来。

    &a;bsp;“陆游,地里的玉米苗锄完了啊?”

    迎面走来两个同样肩扛锄头的妇女,是村里的李雪梅和王庆丽,看见走来的青年后,两人先是眼神奇怪,随后李雪梅强装着笑脸,开口打招呼。

    “是啊,李婶、王婶,忙碌了三天,终于算是锄完了。”陆游咧嘴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笑容和煦,禁不住会让人心生好感。

    寻寻常常的打招呼,陆游的身体便错过两个妇女,继续朝前走着。

    “哎,可惜了这么一副好皮囊,年纪轻轻做什么不好,竟然会心生歹念,强?奸人家女同学,被学校开除,真是快把我们南沟村的脸都丢尽了”

    后面,李雪梅的声音悄悄传来,正在朝前走的陆游脚步不由一滞。

    &a;bsp;“可不是么,幸亏咱们村和陆游同时考上云省理工大的贺轩几天前回来了,如果不是听贺轩说,咱们还被蒙在鼓里!”

    王庆丽回头瞥了一眼不远处陆游的背影,满脸鄙夷之态,说完还对着背影呸了一声。

    她这个人向来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好就是好,坏就是坏,典型的性情豪爽农村女人。

    “哎呀,你小点声啦!再怎么说,陆游和贺轩也是我们村历史以来第一个考上一本的大学生,再加上性格温和,很受大家爱戴的……”

    李雪梅拉了一把王庆丽,小心翼翼扫了一眼前面的陆游,发现陆游好像没有听到她们谈话,方才长舒一口气。

    王庆丽大为不满,翻了个白眼,索性站定身形,冷冷盯着陆游的背影,不在掩饰声音,冷冷嘲讽道:“什么狗屁大学生,还性格温和,我看他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专吃小绵羊!”

    “看看人家贺轩,才是正儿八经的大学生,有素质有化!”

    不远处,本来迈步走着的陆游听到身后王庆丽的声音,脚步骤然一滞,如遭雷击,那一直握着锄头的手掌上面,根根青筋凸起,下一刻,大步离开。

    “哼哼,果然被老娘说中了,我就说这小子明明上学来着,怎么突然回到村里,而且一呆就是大半年,原来还真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否则,怎么连声反驳都没有!”

    王庆丽盯着陆游那似乎有些狼狈不堪的身影,满脸鄙夷嘲讽。

    而李雪梅也盯着远处急匆匆离开的陆游背影,同样充满嘲讽冷笑,心中暗自叹气这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似乎怎么也想不到,一个从小到大的淳朴天才,会突然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

    疾步行走在田间的小道上,陆游脸色苍白,脚步踉跄,那双充满暮气的眸子更像是两盏遭受狂风暴雨的灯火,随时都会熄灭。

    他的脑海中,人影闪烁,一幅幅画面仿佛电影中的情景一般……

    最后,画面定格在一男一女身上。

    男的身形挺拔、俊逸不凡,只是一双眸子带着浓浓阴冷,而至于女的,则身材曼妙,高挑玲珑,相貌清纯中夹带一丝妩媚。

    “赵云涛,沐清雨!”

    陆游握着锄头的手指再次紧握,骨节发白,心中的愤怒使得那双原本充满暮气的眼睛爆射出两道锋利的光芒。

    陡然间,原本浓浓书生气的气质消失无影,取而代之是一种宝剑出鞘般的锋芒毕露,如此气质翻天覆地的变化,很难想像一个人所有!

    由于用力,陆游的右手虎口被硬生生崩裂出一道口子,鲜血顿时如小溪一般,潺潺流出。

    “叮铃铃!”

    兜里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打断了陆游思路,顾不得沾血的右手,从兜里掏出一部老式智能机,接起电话。

    “小游,赶紧回来吃饭了!”

    电话里传来母亲江凤兰的声音,陆游说了声马上回来,然后就挂断电话,一手扛着锄头,一手握着手机疾步回家。

    他并没有注意到,手中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