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反派后每天都在翻车 小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回 系红绳月下联姻 折黄旗风前别友
    第一回系红绳月下联姻折黄旗风前别友

    诗曰:

    光陰递嬗似轻云,不朽还须建大勋。

    壮略欲扶天日坠,雄心岂入弩骀群。

    却缘否运姑埋迹,会遇昌期早致君。

    为是史书收不尽,故将彩笔谱奇文。

    从来国家治乱,只有忠佞两途。尽忠叫为公忘私,为国忘家,常存个致君的念头,那富贵功名总置之度外。及至势阻时艰,仍能守经行权,把别人弄坏的局面从新整顿一番,依旧是喜起明良,家齐国治。这才是报国的良臣,克家的令子。惟有那奸险小人,他只图权震一时,不顾骂名千载。卒之,天人交怒,身败名裂;回首繁华,已如春梦,此时即天良发现,已悔不可追,从古到今,不知凡几。

    如今且说大唐一段故事,出在乾德年间。其时,国家有道,四海升平,那一班兴唐世袭的公侯,有在朝为官的,有退归林下的,这都不必细表。

    单言长安有一位公爷,乃是越国公罗成之后。这公爷名唤罗增,字世瑞,夫人秦氏所生两位公子:长名唤罗灿,年一十八岁,主得身长九尺,臂阔三停,眉清目秀,齿白唇红,有万夫不当之勇,那长安百姓见他生得一表非凡,替他起个绰号,叫做粉脸金刚罗灿;次名罗琨,生得虎背熊腰,龙眉凤目,面如敷粉,唇若涂朱,文武双,英雄盖世,这些人也替他起个绰号,叫做笑面虎罗琨,他二人每日里躁演弓马,熟读兵书,时刻不离罗爷的左右,正是:

    一双玉树阶前秀,两粒骊珠颔下珍。

    话说罗爷见两位公子生得人才出众,心中也自欢喜,这也不在话下。只因罗爷在朝为官清正,下询私情,却同一个奸相不睦,这入姓沈名谦,官拜文华殿大学士、右丞相之职,他平日在朝专一卖官鬻爵,好利贪财,把柄专权,无恶不作;满朝文武,多是他的门生,故此无一个不惧他的威势,只有罗爷秉性耿直,就是沈太师有甚么事犯在罗爷手中,却秋毫不得过问,因此他二人结下仇怨。沈谦日日思想要害罗爷的性命,怎奈罗爷为官清正,无法可施,只得权且忍耐。

    也是合当有事,那一日,沈太师正朝罢归来,忽见众军官传上边报。太师展开一看,原来边头关鞑靼造反,兴兵入寇,十分紧急,守边将士中文取救。太师看完边报,心中大喜道:“有了!要害罗增,就在此事!”

    次日早朝,会同六部,上了一本,就保奏罗增去镇守边头关,征剿鞑靼。圣上准本,即刻降旨,封罗增为镇边元帅,限十日内起行。

    罗爷领旨回家,与秦氏夫人说道:“可恨奸相沈谦,保奏我去镇守边关,征讨鞑靼。但是尽忠报国,也是为臣分内之事,只是我万里孤征,不知何时归家,丢你们在京,我有两件事放心不下。”太太道:“有那两件事,这般忧虑?”罗爷道:“头一件事,奸臣当道,是是非非;我去之后,怕的是两个孩儿出去生事闯祸。”太太道:“第二件是何事?”罗爷道:“第二件,只为大孩儿已定下云南贵州府定国公马成龙之女,尚未完姻,二孩儿尚且未曾定亲。我去不知何日才回,因此放心不下。”夫人道:“老爷言之差矣,自古道:‘儿孙自有儿孙福,莫替儿孙作马牛’。但愿老爷此去,旗开得胜,马到成功,早早归来。那时再替他完姻,也未为晚。若论他二人在家,怕他出去招灾惹祸,自有妾身拘管。何必过虑!”当下夫妻二人说说谈谈,一宿晚景已过。

    次日清晨,早有合朝文武并众位公爷,都来送行。一气忙了三日,到第四日上,罗爷想着家眷在京,必须托几位相好同僚的好友照应照应。想了一会,忙叫家将去请三位到来。看官,你道他请的那三位,头一位乃是兴唐护国公秦琼之后,名唤秦双,同罗增是嫡亲的姊舅;第二位乃是兴唐卫国公李靖之后,名唤李逢春,现任礼部大堂之职;第三位乃陕西西安府都指挥使,姓柏名文连,这位爷乃是淮安府人氏,与李逢春同乡,与罗增等四人最是相好,当下三位爷闻罗爷相请,不一时都到越国公府前,一同下马。早有家将进内禀报,罗爷慌忙开正门出来迎接,接进厅上,行礼已毕,分宾主坐下。

    茶罢,卫国公李爷道:“前日多多相扰,今日又蒙见召,不知有何分付。”罗爷道:“岂敢,前日多多简慢。今日请三位仁兄到此,别无他事。只因小弟奉旨证讨,为国忘家,理所当然,只是小弟去后,舍下无人,两个小儿年轻,且住在这长安城中,怕他们招灾惹祸。因此办杯水酒,拜托二位仁兄照应照应。”三人齐声道:“这个自然,何劳分付!”

    当下四位老爷谈了些国家大事,早已夕阳西下,月上东山,罗爷分付家将,就在后园摆酒,不一时,酒席摆完,叙坐入席,酒过三巡,食供两套。忽见安童禀道:“二位公子射猎回来,特来禀见。”罗爷道:“快叫他们前来见三位老爷!”只见二人进来,一一拜见,垂手侍立。李爷与柏爷赞道:“公郎器字不凡,日后必成大器。老夫辈与有荣施矣!”罗爷称谢。秦爷命童儿另安杯著,请二位少爷入席。罗爷道:“尊长在此,小子理应侍立,岂可混坐!”李爷与柏爷道:“正要请教公子胸中韬略,何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