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嫡妻难为12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竹林访友
    撕破空间的力量根本无从抵抗,我闭上眼,随即脑中袭来一阵钝痛,意识仿佛被抽离,闷哼一声,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倒霉!

    是居弥楼来寻事了?竟然这样快么,单是我一个小小女童便值得她们用破开空间的手段?

    不待我想通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人已被重重地摔在地上,好在鲛人体质也算强横,倒没有多大妨碍。

    突来的明亮令我下意识地举起右手挡在眼前,再移开手时,指缝里出现了茂密的竹林,和一蓝一绿两道窈窕身影,背对着艳阳透下的光影,明晃晃地模糊了两人的神情,

    这是……墨吟风和慕吟芊?!

    慕吟芊啧啧称奇:“真是奇了,从临时破开的空间通道经过,小妖莲竟然没有损伤。”

    “无痕师兄确是有些多虑,我看,即便让红莲在那久留,未必没有自保的能力。”

    我眼神惶惑:“两位师姑……”

    “诶,这是什么表情,难道师姑我还会害不成?若不是师父交代,今天我便喝上了喜酒不说,还有热闹可瞧呢!”

    “再者……”墨吟风扬起嘴角,笑得竟有些促狭,我心中便有些了然,这位吟风师姑必定不仅是表面所见那般,满身的浩然正气,严肃又正经,虎躯一震——我是说,柳眉倒竖,邪魔退避三舍。待她话一出口,我便更加确定,“丫头这么聪明,可看出那条路有不对劲?别说是因为师姑们‘天人之姿’,神惑得坏了脑子。”

    我再次语塞,默默地起身,福身行礼,此间把先的奇怪之处又回想了一遍,听师姑的口气,这几人是早有准备的,难道……我抬头,眸中清亮,又问:“可是,师姑,今天有热闹可瞧,红莲也想去,青然师叔还答应了让红莲拦门呢!”

    “不过是个大户人家的婚事,有什么好瞧的。”慕吟芊道。

    “红莲其实不爱看嫁人的热闹。”我认真又违心地回答。

    “我就说她不傻。”墨吟风眯起眼,毫不掩饰她的欣赏。

    虽然只猜了个大概,但我若继续装做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她们必然不愿告诉我真相。以花期将星的名声和玄门弟子的身份,风光嫁入五大族也不无可能。委身于一个不是修灵者的普通习武之人,陆一宁虽不是寻常贵族,但她是泸州花家唯一的后人。

    对百年来永罗朝堂之事略为了解的人都知道,康贤陆家与泸州花家是世仇。也不知要追溯到什么时候,只知道两家互相算计倾轧,早已是水火不容的地步。陆花之争止于多年前花家的一场大火,当时花家家主打了胜仗,载誉凯旋,举府同庆,通宵达旦的宴饮作乐,自上而下,无论嫡系旁支都喝得醉醺醺的。

    半夜里大火自花府西南一个院的主厅而起,又是顺风,很快蔓延开来,席卷了宴客的庭院。仆役苍头见大火久久扑救不下,纷纷四散逃窜,茫茫夜幕下,火光漫天,烈焰吞噬了所有人的哭喊求救,场面尤为鬼魅。花氏之人,竟因为尽数到席而无一人逃出。

    除了一人,便是自幼被玄门师长带走的花期。花家唯一的修灵者。

    然而花家的家业庞大,难道就没有几个忠仆冲入火海将主子们救出么?

    其实这样的忠仆是有的,只是这些忠仆在救人时,都死在了一个人的剑下。那时宫主为拉拢陆家在军中的势力,答应为陆家代劳除去花家,此事还是宜枝殿主荼靡亲自去办的。出事隔日荼靡便在下午的茶座闲话里,向我们风轻云淡地还原了当时的场景。

    我又反问了自己一遍,陆一宁尚且可以当做是不知情,可花期义无反顾地嫁与昔日仇家,当真只是为了情?

    慕吟芊皱着眉思索了许久,嘴抿成一条线,摇摇头:“这个恶人还是让师兄来当吧。”

    墨吟风笑意不减,劝道:“还是说了痛快。”

    慕吟芊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意味深长地看着好友,道:“不如……”

    “好主意!”墨吟风拍手赞成。

    赞成什么?杀人?放火?看热闹?

    “吟风师姑,吟芊师姑,咱们这是去哪呀?”两位师姑各执我一只手,脚下健步如飞,在竹林中快速穿梭着。我人小腿短,几乎是让这两个爱自说自话的师姑拖着走,我心中叫苦不迭,两位师姑却一点也没有放手的意思。

    “自然是去找地方吃饭,吃完饭才有力气看热闹嘛!”

    慕吟芊的口气虚虚实实,我又可怜巴巴地看向墨吟风。

    墨吟风嘴角抽动:“好友,忽然想说,放着能白吃白喝的喜宴不去,非要自己找地方吃,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

    慕吟芊冷笑一声:“那样的喜宴,也敢吃?”

    “两位师姑是女方的上亲,就这么消失真的好吗?”

    “计划之内,自有安排。”

    我翻了个白眼,这种回答了等于没有回答的风格,果然是青然的同门。

    慕吟芊看了看我,放慢脚步道:“好友,慢些,小红莲都累得翻白眼了。”

    我心中大窘,无力地呐喊道,请问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