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她又菜又爱撩浮瑾TXT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道君
    事发突然,三人还没看清青光是什么东西,三道光芒已经急速飞离。

    被青光斩下的头颅还在空中滚动,还没来得及落在地上,后方甬道内突然光芒一闪,一声雷鸣震耳。三人浑身一震,浑身衣衫被一股庞然巨力炸得稀烂,口吐鲜血滚进了甬道尽头的巨大石室。

    吴望眼尖,勉强看清了刚才攻击他们三人的是一道手臂粗细的电光。电光呈青红色,大概两三米长短,威力堪比一颗小型炮弹。三人被电光击中,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就被炸得滚了进来。

    勉强支起了身子,吴望厉声喝道:“谁?”

    遥遥的传来一声轻笑,一个清朗柔润的声音传了过来。

    “世人都说神仙家,碧藕火枣实可夸。玉液养得白芽满,龙虎丹成焕紫霞。”

    伴着道情词儿,一个身穿紫色道袍,胸前背后都用银线绣了太极八卦,袍袖衣袂上布满了华丽花纹的青年道人趾高气扬的走了进来。这青年道人身后紧跟着八个身穿青衣的中年道人,个个都是双目望天,带着一股不可一世的骄狂。

    似乎在他们眼里,吴望、乐小白、勿乞三人,只是三只可以随手掐死的蝼蚁,根本不值得他们理会。

    勿乞双眸一凝,他猛地身体一弹而起,拔出龙渊剑,带起一道剑光朝那紫袍道人当心刺去。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紫衣道人俊朗的脸上充满不屑的讥嘲笑意。他随手一指,袍袖中就有一道亮晶晶的白光激射而出,迎上了勿乞竭尽力激发的剑芒。一声脆响,白光大盛,龙渊剑粉碎,勿乞宛如被雷霆轰击,浑身哆嗦着被白光打飞了数十米远,一头撞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勿乞只觉半边身体都麻木了。那白光不过一米多长,周身寒气森森,龙渊剑撞在白光上,就好似一头撞上了一座大山,白光没有丝毫伤损,勿乞却差点撞碎了浑身的骨头。

    体内真气被白光震得粉碎,四肢百骸似乎也都破碎了,勿乞倒在地上,就连手指头都动弹不得。

    伴随着刺耳的奸笑声,上官野带着一批偷天换日门的弟子大步走了进来。看上官野红润的面色,以及活动自如的手臂,他被勿乞摧毁的内功修为显然已经部恢复,被斩断的经脉也痊愈如初。

    勿乞呆住了,是他对上官野亲自下手行刑,他自然知道自己下了多重的手。应该躺在床上缠绵病榻的上官野居然恢复了修为,筋络上的伤势也被治愈,这简直是不可能的。

    上官野狠狠的瞪了一眼勿乞,指着勿乞咬牙切齿的叫道:“小杂种,我说过,你们一个个都要死!”

    上官野的几个亲信弟子狞笑着走到了勿乞身边,对着他就是一通拳打脚踢。

    勿乞双手抱头,硬挺着任凭这些人殴打自己。在外人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将偷天换日门的掌门令牌从腰带暗格中取出,腰部、大腿、小腿的肌肉宛如流水一样运动,悄无声息的将掌门令牌送到了靴子里,藏在了自己脚板下面。

    这几乎是一种本能。

    当勿乞看到上官野走进石室的时候,他就开始这样动作。在上官野的亲信弟子殴打自己的时候,令牌已经稳妥的被勿乞藏在了靴子里面。

    果然,上官野朝勿乞咆哮了几声后,立刻走到了吴望身边,在吴望身上飞快的摸索了起来。

    吴望冷眼望着那紫衣道人,冷笑道:“上官野,**的眼睛瞎了么?看看老子身上就一条内裤,你还摸个狗屁?我身上还能藏什么东西?”

    上官野一把掐住了吴望的脖子,他嘶声咆哮道:“掌门令牌,掌门令牌在哪里?”

    吴望怪笑了几声,他摇头笑道:“掌门令牌?我藏在瑞士银行金库里了!”

    上官野显然呆住了,他望着吴望怒吼道:“偷天换日门的门规,掌门令牌必须紧随掌门身边,这是祖师爷传下的规矩。你把它藏在金库里算什么?”

    吴望翻了个白眼,冷眼望着上官野怪笑道:“老子乐意,你咬了老子的鸟去?”

    紫衣道人的袖子一动,‘啪’的一声脆响,吴望已经被他隔空抽了一记耳光。大片鲜血从吴望脸颊上喷出,紫衣道人的这一掌差点没打碎了吴望的面颊,大片皮肉被抽飞了,鲜血汩汩的冒了出来。

    “俗世刁民,果然不可理喻。”

    紫衣道人斜眼望着吴望,冷冰冰的讥嘲道:“面临死境,居然还是如此猖狂倔傲,哼!”

    吴望吐了一口血水,望着紫衣道人冷笑道:“阁下又是何方神仙?俗世刁民?嘿嘿,我们都是俗人,你又是什么奢遮人物?”

    紫衣道人摆出了一副明显懒得和吴望多说的架势,他回过头朝上官野冷漠的吩咐道:“看在他们一番辛苦,找到了这虚空大挪移阵的份上,也不用太多折磨他们,给他们一个好死。”

    上官野毕恭毕敬的应了一声,随手将吴望丢在了地上,重重的一脚跺在吴望小腹上,破掉了吴望苦修数年得来的内家真气。他指着紫衣道人冷笑道:“让你死得明白一点,这位是青城山妙元小道君,是青城山知机子老道君的关门弟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