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际女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0、第十章
    ()    第十章

    男人今日穿一身黑衣。

    上衣最普通的休闲款,因为不太合身,肩膀有些垮,粗布裤子洗得发白,短了半截,露出半截脚腕。

    可能是路过哪家顺来的衣服,他却像是身穿一身礼服赴宴的绅士,步履平和从容。

    男人学着楚笑,盘地而坐,端起酒杯,轻轻闻了闻:“酒是好酒,不知道姑娘想聊什么?”

    楚笑拿着刀,将切好的肉放在盘子里:“和先生也算相处过一段时间,该怎么称呼先生?”

    “邵,在家排行第三,你可以叫我邵三。”

    “邵先生。”楚笑端起酒杯,摆出敬酒的姿势,语气真诚,“今天还要谢谢你的提醒。”

    “要说谢谢,也该我说谢谢。”邵三回敬,“谢谢你救了我的命,又忍耐我到现在。”

    楚笑:“忍耐?”

    “今天在政府大厅后门,偶然旁观了姑娘的出手,现在回想起来,之前的多次打搅,姑娘对我算得上十分忍耐”

    楚笑:“……”

    这货属狗么。

    夜风很凉,巷子尾的地砖也传来阵阵寒意。

    楚笑没有虐待伤员的意思,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两人相两次酒,都是礼貌回答和商业互吹。

    眼看半瓶酒见底,楚笑觉得这么耗下去也不是个事儿,正准备开口。

    邵三放下杯子:“今天降落的贵族,飞船外形常见,没有标志也没有家徽,只是在落地后,才挂上了贵族的旗帜。”

    楚笑给邵三续了半杯酒,伸手拿了一颗咸水豆子,嚼的嘎嘣响:“掩人耳目?”

    “不单纯是掩人耳目,我进飞船探过。”邵三语气平静的像是跟楚笑聊某个日常八卦,“他们多半是要叛逃。”

    飞船里连家底都带上了,管制武器,违禁药物,走私航线图,还有容易兑现的贵重材料和私人财物。

    “叛逃?”

    楚笑有些不能理解:“贵族有领地,有税收,有最好的条件,就是真犯了什么事情,还有法律豁免权,也用不着叛逃。”

    一来是没有这个必要。

    二来是成功率很低。

    帝国对于贵族的叛逃,处理手段十分强硬,s级通缉令,跨越星系追捕。

    “可能是首都星出了什么事情。”邵三学着楚笑,用手抓了几颗豆子,“现在信息不够,还无法判断。”

    13区外太空的罡风还没有散去,接收不到外来的任何消息,首都星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这群亡命之徒,选择这个时候强行降落在13区,无非是看在这里无法和外面联系,不会暴露他们的位置,也孤立无援。

    楚笑在脑子里梳理了前后逻辑:“他们选择逐际城,是因为只有逐际城才有星际航站。”

    邵三点头:“绑架市长,应该是为了通关许可。”

    没有许可,到了边界线都无法出去。

    楚笑心理咯噔了一下。

    罡风期就快结束了。

    ***

    市长办公室,一片漆黑。

    大门被推开,走廊上的灯光亮着,将门前人的影子投在了办公室的地面上,依稀能看出对方的身形。

    男姓,中等身材,微胖。

    他看着面前书桌的方向漆黑成一片,只能模模糊糊的看见出有道人影坐着,朝着身后一抬手:“你们不用跟进来,我跟市长好好聊聊。”

    皮靴踏在地砖踏过,敲击出有节奏的声响,男人坐在沙发上,双腿膝盖交叠:“罗市长,您还有一天时间。”

    没有人回答。

    男人声音里透出隐隐的焦躁:“明天我要是拿不到通关许可,你家开朗帅气的罗大公子也好,你爱慕的那个风情貌美的女医生也好,你多耗一天,我就多杀一个。”

    台灯在此时亮起。

    办公桌后,罗明瑞像是老了好几岁,头发杂乱,银边眼镜左半边碎了大半,一身正装皱巴巴的挂在身上,袖子上还沾着墨迹。

    他眼底都是血丝,因为长时间没有喝到水,声音嘶哑干裂:“没有军部文件秘钥,我没有权限办理通关许可。”

    “我查过你,你在逐际城经营几十年,现在整个逐际城更是你的一言堂,连护卫军都是受你调遣。”微胖的男人抬着脸,露出一张三十多岁的脸来,满满都是笃定,“你肯定有办法。”

    罗明瑞又沉默下去。

    许久,他扯了扯领带:“我有一个问题。”

    微胖男人皱起了眉:“什么?”

    “你一个贵族,生活优越,就是真的杀了人也有法律豁免权。现在边境那边也还算平稳,就是上了战场也是在后方,有主力保护。”罗明瑞推了推眼镜,“我想不明白,有什么值得你冒着这么大危险叛逃?”

    “你知道什么!”

    男人嗓音突然拔高,从沙发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他往前走了几步,脸上愈发的焦躁:“我要是留在这,只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