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际女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帝后篇 (二十)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星际女帝 笔下文学”查找最新章节!

    帝后篇(二十)

    邵衍声音出现在公共频道瞬间, 白家麾下的人已经丧失了大半的斗志。

    他个人传奇人生+“战神”名号的确挺能唬人,但是还不足以让身经百战的正规军胆怯。

    令他们真正动摇的, 是邵衍这个浮空军首领的身份。

    ——浮空军, 现在是星帝的嫡系。

    大部分人参军,不是堵上生死挣一副前程, 就是一腔热血为了报效帝国。

    无论是哪个目的,跟星帝嫡系浮空军交战的瞬间,都会化为泡影。

    星帝的事迹还历历在目,如今威望滔天, 他们为何而战?

    哪怕侥幸赢了最终归宿也只能是军事法庭, 他们为什么要战?

    这边退心一生,哪怕有白文毅亲自督军, 毙了几个退却者,应战者也十不到三四。

    星空之下, 在矿区野蛮生的雇佣军,如同钢铁洪流一般, 朝着正牌军队扑过去。

    火光,提前照亮了黎明前的夜空。

    黑色涂装的机甲轰碎一台还在抵抗的机甲, 黎明破晓,阳光终于挣脱开了夜幕的束缚。

    邵衍收回机甲的远程火炮,操控着机甲抽出背后的光剑, 对准了脚底踩着的飞行器上斜劈下去。

    “轰!”

    因为系统损坏锁死舱门的飞行器从中间横断, 被劈成两段, 浓烟从驾驶舱升了起来。

    “咳咳咳——”

    剧烈的咳嗽中, 有人影从舱室里爬了出来。

    邵衍收回光剑,对着烟雾散尽后渐渐清晰的人影道:“白阁下,好久不见。”

    白文毅满脸灰土,一身军装已经皱的不成样子,他脸上恍惚持续了几秒钟,才回过神来。

    他扶着机舱的残骸,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环顾四周。

    漫漫荒野战火遍地,试图挣扎反抗的军制机甲被几台不入流的野路子机甲一扑而上,或被轰下或被撕碎。

    而没有参加战斗军制机甲沉默的半跪在远处,宛如死去一样,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白文毅领兵多年,看到眼前的景象就已经明白了结果。

    结束了。

    他半抬着头,看着眼前的黑色机甲,嗤笑了一声:“邵家当年是眼瞎的厉害,以为阻拦你进军部就能断了你的试图,却没想你爬床都能平步青云。”

    邵衍:“白阁下过誉了。”

    白文毅背靠着机甲残骸,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然后就着残骸上燃烧的火点上。

    深吸一口烟雾后,他低声笑了起来:“要不说你运气好呢,爬个床,对象还是个情种。浮空军、□□、造神,就差把帝卫军都一起塞给你了,我们白家要是有你一半的运气,也不至于赌上家底。”

    他眼底的不甘也只是持续几秒钟,视线落在远处跪着的人:“他们已经背了旧主,就听邵指挥发落……”

    “他们是帝**人,不是你白家的私兵。”

    白文毅愣了一下,吐了一口烟雾:“受教。”

    战场在日出时分落下帷幕。

    邵衍亲自将白文毅压上帝卫军特制飞行器,在他手腕扣上特制手铐,对飞行器上的帝卫军道:“送到帝城规司。”

    这边飞行器刚刚起飞,那边雷励通讯已经响起。

    视频那边的雷励表情复杂,声音更复杂:“邵指挥,您要不要过来看看?”

    邵衍:“白昔尘死了还是海蓝死了?”

    雷励声音“都没有。”

    但是也差不多了。

    邵衍:“雷队长,你是陛下的星卫首席,第一原则不需要我多事再教你一遍。”

    “是。”雷励气虚大半,“您还是先过来看看……”

    邵衍摘下头盔:“你家陛下要是杀人,我绝对是递刀那个——”

    雷励:“……”

    这是一对什么不正常情侣。

    挂断通讯,雷励几乎是垮着肩膀回到了星帝身边。

    坐在旷野石头上的楚笑手里雕刻着一块贴牌,侧过头看着自家的星卫首席:“打小报告失败了吧?”

    雷励一口气没喘上来,被自己的口水呛着了:“咳咳咳咳——”

    他剧烈咳嗽着,眼神却不由自主的看向远处的角落里。

    ——一个被陛下划为墓地的矿坑外,几个帝国出生金字塔上端的世家贵族,被绑在柱子上,一字排开,垂着头跪向墓坑的位置,满身血迹正剧烈挣扎着。

    楚笑将刻好名字的铭牌塞黑色空罐头盒里,从腿上抽出一把刀,递给雷励:“你要是闲着没事,来帮忙。”

    雷励回过神来。

    他学着楚笑,拿起一块空的金属牌,对照着册子上的名字,在上面一刀一刀刻起来。

    这是装饰用的合金小牌,长方形,掌心大小,金属的硬度不高,用刀在上面划过手感跟划在木板上一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