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子夜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死亡电梯(上)
    ()        生锈吊索运转的吱呀声响,完不流通的憋闷空气,连转身都困难的逼仄拥挤,以及纠缠不休的失重感。

    一个集齐以上所有的糟糕环境里,竟然还有人要抽烟。

    郑落竹抬手敲了一下紧贴在自己胸前的背包,提醒:“公共场合,注意素质。”

    背包的主人艰难回头,是个中年男人,身材不高,但精壮,皮肤黝黑。他的烟卷还没来得及点,随意叼在嘴里,目光越过郑落竹肩膀,瞥了眼站在电梯更深处的男人,调侃郑落竹:“你老板都没发话,你急什么。”

    真等老板发话,他就该月底看着工资账户哭了。

    “张权。”郑落竹声音沉了几分,不算真生气,但蕴含警告。他二十八岁,修长的体格蓄满力量,配上简单利落的寸头,就很像老板旁边生机勃勃的打手。

    张权没准备在这种濒临超载的电梯里和谁起冲突,但下行路漫漫,找点乐子不为过。

    单手从烟盒里又磕出半支烟,他干脆伸胳膊越过郑落竹,直接递到那个高大的男人面前:“范老板,来一支?”

    郑落竹没想到对方真这么无聊,动作慢了一拍,等到想阻止,自家老板已经把那磕出的半支连同烟盒一起接过去了:“谢谢。”

    范佩阳比郑落竹还高出半头,一张棱角分明的脸,英气逼人,却过于冷峻。自三分钟前进入电梯,一席黑色大衣的他就站在轿厢深处,沉默却带着不容置疑的气势,就像一座坚不可摧又随时可能亮出幽暗枪口的堡垒,以一己之力把轿厢内的压迫感抬升到了峰值。

    现在,堡垒说了谢谢,并没收香烟。

    张权看着对方坦然将一整盒烟揣进大衣口袋,被这操作惊呆了。关键是范佩阳太自然,自然得让他有一种自己也是给对方打工的错觉。

    郑落竹对此习以为常。他老板就是有这种浑然天成的领导气质,能随时随地营造出“普天之下皆我员工”的迷幻氛围。

    轿厢毫无预警地停顿了一下,像是吊索被什么卡住了,挤得密不透风的众人仿佛一体成型的罐头,猛地往同一方向晃。

    这突来的变故让所有人心中一凛,绷紧神经。

    可是什么都没发生。

    几秒钟后,吊索度过卡顿,继续吱呀运行。

    众人又观察了十几秒,直到摇晃的轿厢也渐渐平稳,这才纷纷松口气。

    轿厢嘈杂起来,每个人都在动,或整理衣服,或调整背包,唯独范佩阳,第一时间转头看了身旁。

    同他一起站在轿厢深处的,还有一个男人,和郑落竹身高相仿,但人很清瘦,是个窄腰长腿的轻盈身量。同样穿着大衣,一身黑色大衣的范佩阳伟岸挺拔,而一身浅驼色大衣的他,则更高挑飘逸。

    他没注意范佩阳在看他,甚至刚刚突发的晃动,都没能让他分神。从始至终,他就低着头,神贯注地研究自己手臂上的猫头鹰图案。

    范佩阳不着痕迹收回目光,眼底微微的波澜,无声归于平静。

    电梯继续下行,却比卡顿之前多了轻微的震颤,那丝丝震颤经由轿厢地板传到脚底,再延续到四肢百骸,跟通了电流似的,让人烦不胜烦。

    “这电梯到底行不行啊。”和郑落竹肩并肩挤着的一个三十七八岁的壮汉,难耐地动了动肌肉虬结的魁梧身躯,像个被闷在低矮笼子里的大型野兽,焦灼,烦躁。

    他这一动,牵一发而动电梯。

    首当其冲的就是郑落竹,被蹭得拧了肩膀,胳膊酸得像平白无故挨了一板砖。

    接着遭殃的就是站在壮汉前面的小年轻,他的背包抵在壮汉身前,壮汉一动,刮着他背包跟着动,背包一动,就带着他也跟着往旁边偏。

    不同于郑落竹的忍忍算了,青年直接回头吐槽:“老葛,你扭什么,自己多大影响力不知道?”

    他一身潮牌卫衣,带着点坏坏的痞劲儿。

    郑落竹想隔空和他击掌。

    葛沙平雄浑魁梧,膀大腰圆,要高度有高度,要宽度有宽度,往电梯中间一站跟座山似的,山一动,正经电梯都要跟着晃一晃,何况现在这部不正经的。

    葛沙平皮糙肉厚,对吐槽无差别防御,甚至还挺高兴终于有人和他搭话了,连忙打蛇上棍:“小郁,小李,你们有什么发现没?”

    郁飞,也就是潮牌卫衣,掂量了一下彼此的重量级差,忍住暴力纠正昵称的冲动,扯了扯嘴角:“没有。”

    站在他右边的李展回头,补充说明:“我们挨个试了,没有一个楼层按键有反应。”

    两个人都是二十四五岁,但不同于郁飞的张扬,李展白净斯文,像还在读书的大学生。

    郁飞和李展并排站在轿厢门的右侧,从电梯开始动,他们就在研究面前那几排楼层按键。可惜没什么成果。

    葛沙平有点失望,紧接着,那失望又加重了心里的没底。

    一部不需要按楼层键就自动下行的电梯,实在让人没有安感。而当这部电梯已经下行了四分多钟,还没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