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子夜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第3试炼区事故调查报告》(上)
    工作着装,规范。

    通讯系统,畅通。

    一切检查完毕,正好到约定时间,早已在私人工作区就位的缪金,准时向第一组受访对象发出联络申请。

    对面的时间观念似乎并没有与他同步,通讯迟迟未接通。

    这样的情况在缪金的工作日常里简直是家常便饭,他不急不躁,继续耐心静等,同时又在脑内过了一遍前期已经掌握的“资料”。

    第3试炼区毁了。

    系统自爆,资料几乎损失殆尽,虽然人员伤亡并不惨重,基地建设也没有遭到实质性的大规模破坏,但这仍是k星自建立“试炼制度”以来,最令人难以接受的事故。

    因为第3试炼区的意义是不同的。

    在当年上面为寻找安全高效的觉醒方式而焦头烂额的时候,在接连两个投入高昂代价的试炼区都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而全民士气低落的时候,第3试炼区横空出世。

    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它都是军方最倚重的试炼区,即使后来随着试炼方法和手段的发展,它的“试炼作用”已经微乎其微,上面仍然没有将之关闭。

    可以说,现在的第3试炼区,象征意义已经远大于实用意义,它更像一座纪念碑,纪念k星人为生存、为觉醒、为与这个恶劣星球抗争而付出的努力。

    当一个试炼区被赋予了这样的色彩,它的一点闪失都会造成强烈的舆论效应。

    何况它还有着至今仍未被全部破解的强大系统。

    结果,闪失没发生,一来就是全毁。

    还是被鸮系统设计者的儿子以及一帮闯关者联手毁的。

    ——当然最后一条,是试炼区单方面呈交的报告中的“解释”。这也是缪金此刻坐在这里的原因,作为上面委派的独立调查组组长,他需要对此次事故进行补充调查,以最终界定试炼区运营方需要在此次事故中承担的过错和责任。

    如果真有系统设计者后代的参与,那么试炼区方面顶多也就是“疏于管理”+“突发事件处置不力”,而“系统被毁”这一最严重的过错,相应可以躲过去大半,毕竟谁也说不清设计者到底给自己儿子留了怎样的权限和系统破坏力。

    但反之,如果“设计者后代”这一存在本身就是试炼区为减轻自身责任而虚构的,那问题可就严重多了。

    无奈所有闯关资料都和系统一起自毁,连备份都没放过,技术人员拼尽全力,也只恢复了极少的影像画面,还是残破、不连贯的,这里一点那里一点,别说拼凑出事件全貌,很多连画面当中正在发生什么都搞不清楚。

    缪金用了很长时间,才将这些资料烂熟于心,不管看得懂看不懂的,统统记下,基本做到可以随时脑内提取,终于在今天,开启真正的“调查”。

    这样的调查在试炼区内部是查不出什么名堂的——如果调查出试炼区存在重要过错,那么试炼区工作的每一个人都将承担相应责任,谁也不会自己出卖自己——所以缪金将调查重点集中在最后同那些捣乱分子直接接触过的“客人”身上。

    这些在试炼区转型后第一时间取得“娱乐许可”的贵宾们,大多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他们与试炼区不存在从属或者利益关系,以缪金的经验,这些人没必要也不屑于为一个小小的基地说谎。

    然而也正因为这些人各自有地位和背景,愿意抽出宝贵时间和缪金“聊聊当时情况”的只有几个,缪金按照他们当时娱乐的关卡,将这几位分成四组,按组采访,说是为了节省时间,其实是因为在同一组娱乐过的客人们,彼此间或许更容易有互动,缪金希望能以此引出更多信息。

    “抱歉,刚刚有点事情。”

    半透明的联络投屏弹出,左半边屏幕出现一个男人的身影,微微朝这边的缪金点头,带点歉意,但很有限。

    第一组的受访对象有两个,分别是在第3试炼区410关卡娱乐过的guest001和guest002。

    修复后的残缺影像里,关于410狩猎者游戏的内容几乎没有,好在试炼区还保留了当初客人们的申请资料,缪金迅速和记忆库中的照片比对,眼前在联络屏上只露出上半身,但已可瞥见矫健身形轮廓的,应该是guest002,能力是“失重”。

    “你好,我是缪金。”调查员回以十分礼貌的微笑。

    guest002那里同样可以看到联络投屏,见另一半区域暗着,立刻皱眉“那家伙还没来?”

    缪金在确定受访者名单后,便和这些客人沟通过了情况,所以他们都知道会和谁一起受访。

    不过002对001那显而易见的嫌弃,缪金是没想到的。难道说在关卡中两人曾有过不愉快?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缪金没义务帮001编造迟到理由,顶多是顺口给一句礼貌的社交辞令,“他可能还在忙。”

    guest002却毫不掩饰嗤笑“我看是临阵反悔了,毕竟他的遭遇实在是有点……”

    耐人寻味地拖长尾音,002摇摇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