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26|番外:喵晚(完)
    立春之后,雨水渐渐丰沛了不少。

    此时, 淅淅沥沥的春雨刚停, 江面上泛着点儿淡淡的薄雾,远处青山如黛, 被雨水浸润过, 云气似开还合,清越的气色覆压天地。

    江畔,正站着个粉衣服的姑娘, 从船上跳下来, 身子利落, 一点儿也不花哨, 长长的马尾在微润的雨雾中一扫,又伸出手去扶船头的男人。

    男人一袭藏蓝色的身影,肌莹骨润,秋水为神,生得妖冶冷艳。

    乔晚是和妙法一块儿来到南霍洲栖泽府岑家故地的。

    修真界最近没啥大事儿, 她忙着养家,忙着不平书院的修复工作,自然要四处奔波, 这段时间, 乔晚又在琢磨着让自家爸妈也修仙这事儿, 到时候灵石花得更多,负担更重,只能卯足了劲儿宛如一头勤勤恳恳的老黄牛使劲儿工作。

    而妙法在辞去大光明殿尊者之位之后, 就成了个彻彻底底的孤家寡人,被无所不用其极的马怀真忽悠着一道儿跑腿。

    前·大光明殿·尊者,思想觉悟比较高,冷着脸微微颌首,竟然同意了!!!

    这怪不了马怀真奸诈,主要是这段时间,他在忙着修真界改制的事儿,虽说有梅康平和薛云嘲帮衬着,依然忙得焦头烂额。

    通天之门修筑成功后,见识过新世界的先进,修真界也不好在守着自家那一亩三分地,正忙着学习先进的科技经验,发展生产力,改善修真界百姓的生活水平。

    至于这邪祟作乱的事,只能交付给下面的小的。

    好在这一批在战场中成长打磨出来的小辈,如今都是名震一方的顶梁柱了。

    方凌青回书院继续进修,齐非道和数部弟子每天忙于抓生产。

    裴春争和自家舅舅苏瑞四处游历,自从和乔晚分手之后,少年的注意力似乎全放在了修炼上,与乔晚偶尔有书信来往,算是能谈得来的不错的朋友,毕竟爱情从来不是第一位的,对于乔晚,对于妙法,对于裴春争,对于战场上成长出来的任何一个人,都是这么想的。

    姜柔没有和修犬在一起的意思,她似乎不欲再成亲了,在白珊湖的帮助下,忙着编纂药典,学着新世界各种医学新知识。

    倒是这条大黄狗厚着脸皮跟伽婴请了假,这位体恤下属的老板毫不客气地直接批了下来,从此之后,大黄狗天天跟在姜柔屁股后面跑,震惊地看着这位柔和的女人,提起手术刀彪悍地学解剖,狗眼瞪得溜圆儿。

    据说最近岑夫人又对兽医萌生了不少兴趣,打算给养着的那些灵兽做个绝育。

    有时候,有些感情,点到即止,就停在这儿,很好。

    听说岑家故地有邪祟作乱,刚下课,乔晚立刻抄着闻斯行诸和妙法赶赴。

    没想到刚到栖泽府,就听说邪祟被灭了!!据说是那位岑家二少爷亲自灭的。

    这几年碧眼邪佛岑清猷渐渐地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只不过偶尔各地有传言说是,某年某月某点有邪祟作乱,一个梅花白的少年僧人出现,灭除了邪祟之后,又脚步不停地离开,每当有胆子大点儿的凡人感激地想问个名姓的时候,那少年只是春风化雨般的莞尔一笑。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若无情,咫尺是天涯,若有情,天涯亦咫尺。

    心头微暖,乔晚原地站了会儿,发了会儿呆,将袖子里的菩提子小心翼翼地再度收好,也不愁再也见不到自己这个好朋友。

    前几天她才收到岑清猷的回信,答应了她会替大师兄治病!

    低头拿出任务卷轴,迅速掏出玉牌将这消息传达给了昆山,一抬眼。

    江畔正好有个茶肆。

    乔晚便斟酌着问,“前辈,我们去那儿歇歇脚?”

    妙法尊者这才收回了视线,屈尊纡贵地淡淡垂下眼,算是同意了。

    面前这个情形主要是因为,乔晚她,和对方吵架了,此刻,正处于单方面冷战之中。

    吵架原因是,妙法不大喜欢她和男同学走太近。

    要说之前好歹还遮掩几分,现在毫不掩饰这隐藏在慈悲佛光下的锐利与进攻性。

    简直比她爹还爹,乔晚无奈扶额。

    但考虑到两个世界风俗文化不同,尊者不会拦着她,就是每次她回来,都有些不大高兴,冷着张脸自己折腾自己。

    吵架之后,喵法尊者制定了严格的相处方式,绝不让她靠近他一丈范围之内,超过这一丈,就会自己走开。

    主要是,目光触及到少女那明亮的眼睛,他就有些不自在地移开视线,内心那道基准绳,忍不住一退再退,再退,再退。

    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

    两人隔着桌子相对坐。

    问到对方要喝什么的时候,妙法冷冷,“都可。”

    乔晚握着菜单的手微妙一顿,眼角一抽,虽然知道对方不是这个意思,还是忍不住吐槽,“这儿可没有CoCo(都可)啊。”

    话音未落,妙法顿时印堂发黑,冷艳立刻破功,严厉道:“谁要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