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李凡小说主角养的鸡是凤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9.第八章传宗之物
    花盆是最显眼的位置,也是最不引人注意的,如果盗贼进入屋子,只会偷木架上的古董,而不会去搬动花盆。

    宣华夫人双手小心翼翼握住花盆的边角,左转三圈,右转了三圈,霎时间,响起了一阵喀嗒的声音,古董木架突然动了起来,向右挪移开了三尺,露出了墙壁上的一道门户。

    见状,宣华夫人冷笑一声,顺着门户走了进去。

    喀嗒!

    在宣华夫人进去后,木架自动挪回了原位,一切恢复了原有的样子。

    …………

    从练功室出来,武赛英发现静室空无一人,女儿凌霄凤不知去哪了?她不禁眉头一皱,心道:“这死丫头,让她守在这里护法,跑哪里去了?”

    此时,武赛英顾不得多想,身上沾满了汗水异味,下面黏糊糊的狼籍一片,又肿又痛,走路都得小心翼翼,十分别扭,比起当年的新婚之夜和夫君的第一次还要不堪,实在是羞死人了!

    羞愧的同时,武赛英也感到庆幸,幸好是宣华夫人闯进入了练功室,她才能摆脱出来。不然,她恐怕要死在里面了!

    武赛英以最快的速度回到自己的房间,吩咐侍女备好汤水,沐浴更衣。服侍她的侍女大为奇怪,武赛英平日都是晚上沐浴,现在大白天的,这是怎么了?

    沐浴更衣后,武赛英精神恢复了一些,本想睡一觉,不过想到练功室中的武天骄和宣华夫人,想睡又不敢睡,万一宣华夫人承受不了,死了可就麻烦就大了,到时如何向武无敌交代?

    虽然内心巴不得宣华夫人死,但武赛英知道不能让她死在棲凤楼,惹上麻烦。她打扮了一番,又回到了静室。

    在静室里徘徊了一会,武赛英打开室门,悄悄地进入了练功室,但很快又退了出来,着急地踱来踱去,心急如焚,自言自语:“怎么办?这样下去宣华夫人一定受不了,难道我把她替下来?”

    犹豫半响,权衡其中的利害关系后,她最后狠狠地一咬牙,嘴中吐出了两字:“拼了!”

    她再次的进入了练功室……

    …………

    武天骄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的梦,梦到自己与美女翻云覆雨,激情无限,梦中的美女先是武赛英,后来又来了宣华夫人,两人轮番上阵,他使出浑身解数,抵死缠绵,欲仙欲死……

    突然,晋阳王武无敌闯了进来,满脸杀气,怒不可遏,暴吼一声:“孽子——”

    刹时间,一道耀眼的刀光劈了过来……

    “救命——”

    武天骄惨叫一声,忽地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喘气。眼前却是灯光明亮,身处在一张软榻上,绣被罗帐,房间中空空荡荡,没有一人,哪有武赛英、宣华夫人、武无敌的身影?

    武天骄呆立半响,直觉得身上冷飓飓的,猛然醒悟,自己是在做梦,真是奇怪,自己竟然会做这样奇怪的梦,竟然梦到……

    他一阵汗颜,心有余悸,梦最后那一道刀光太吓人了,居然吓出了一身冷汗!

    咦!不对!

    武天骄忽然想起来了,早上的时候,自己被武天虎等人弄到院子雪地里受冻,自己冻昏了过去,后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是谁救了我?

    武天骄飞跃讶然,一看身上,穿着光鲜的小衣,甚是干净,皮肤光洁,似乎洗过了澡,只是下面的传宗之物有点胀痛。

    他伸手摸了摸,一摸之下,不禁吓了一大跳,心中疑惑:“怎么变得如此大了?这都快赶上驴子了!”

    “醒了!”

    忽然,房间中响起了一个轻柔的声音,动听悦耳,宛如天籁之音。

    不知何时?武赛英出现在了软榻前,面带微笑,眉宇含春,眼中闪烁着奇异的目光,望着他。

    她穿着一身得体的低领粉红罗裙,明艳无匹,洁白的项上戴着一串珍珠项链,光彩照人,特别领口处一片雪白,露出一道深深的沟渠,波荡起伏,惊心动魄,散发出无穷的成熟美感。

    武天骄何曾见过这般风情!一时忘了答话,竟瞧得痴了。

    “瞧什么?我问话呢?”武赛英嗔道,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云,竟有了几分的羞色,心中暗暗窃喜。

    她之所以这般打扮,不乏有着展露自己美的一面。

    俗话说得好,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如豹,武赛英今年三十九岁,正是虎狼之年。她与武天骄有了那层关系后,已是尝到了甜头,食髓知味,已然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武赛英的娇嗔,让武天骄心神为之一震,猛然醒悟过来,忙不迭地道:“姑姑真美!姑姑真美!原来是姑姑您救了我!”

    听到说自己美,武赛英甚是欢喜,轻嗔道:“知道是姑姑救了,那以后可要报答姑姑我!”说着,在榻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一定!一定!”武天骄连连点头道:“姑姑救命之恩,天骄纵是粉身碎骨,也无以为报!”

    武赛英微笑道:“谁要粉身碎骨了,贫嘴!不过,可要记住刚才说的话,以后要好好地报答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